中美之争绝非你死我活

字体大小:

12月的台北有好几个关于美中是否进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讨论,关于这个话题,在美国和中国其实已经进行2、3年,但由于今年的中美贸易战,所以更普遍受到留意。提出“修氏陷阱”这个理论的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在台北说,贸易战是老牌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的争霸序曲,虽然世上本来没有这样一个陷阱,但是大国之间如果一再战略误判,便可能因而自掘陷阱。他进一步说,中美之间可能很快便会处于一个大规模的、具中美特色的新冷战。

另一位哈佛教授、中国史专家柯伟林在台北接受访问,他却指出美中不但不会坠入陷阱,更不会出现新冷战。他的观点是,从1979年中越战争到现在,这个承平时期提供了最佳和平与繁荣的环境,中国的边境没有敌人,唯一的威胁其实来自朝鲜,因为不可预期。

再者,从中美两方面来看,都完全难以想像任何国家利益会透过发动战争而得到巩固。至于说到新冷战的不可能,那是因为美中比起过去的美苏,有着更多的共同利益,而当今世界不同于过去,中美的冲突无法化约为代理人战争。

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的看法恰好在这段时间也得到披露,他说,美中贸易战应该会找到解决方案,不过贸易战只是一个序曲,两强对立在各个方面会一一浮现,可是应该不至于走向修氏陷阱这样一个引爆实际战争最极端的结果。战争的后果太可怕,所以两国的领导人会用智慧去避免战争的发生。

艾利森的修氏陷阱建立在历史模型上面,优点是模型具有认识力和解读力,可是缺点则在于模型必有例外。最突出的例外,是美苏争霸凡40年,彼此之间却徘徊于陷阱的边缘,没有进行直接军事冲突。我们可以这样问:对核子大战的恐惧,是否已经导致这个理论模型至少对两强之间大规模战争的解读无效?

柯伟林的论述有力,他强调中、美彼此的共同利益广泛,与美、苏当年(以及美、俄今日)不同。任何人都可以看见,中美高度融合互赖,经贸金融互利,仅只是略有失衡。如果一方寻求另一方的毁灭,首先不能成功,其次也不能得到巩固,再其次可能动摇政府基础,所以投资家巴菲特半年前就说:“两个聪明的国家不会去干大傻事。”说穿了,中美赛局的主题其实是实力与影响力的博弈,特朗普总统发动的贸易战旨在通过关税压力这一个手段,希望促成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从而取得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实现。这本质上不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斗争。

再看柯伟林对于时代环境的描述,恰恰符合中国定位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中共于2002年提出21世纪头20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必须紧紧抓住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能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良好机遇,并对其历史命运产生全局性、长远性、决定性的影响。

2018年是大陆凸出面临重大国内外变局的一年,我们看北京规格最高的经济会议怎么回应呢?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开完,21日发布的总结强调,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原先设定的机遇期的最后两年,宣布机遇期的长期性,这显然属于缓解的关键宣示,显示出他的战略定力。张忠谋的乐观有基础。

(作者周天玮,美国律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