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要演好美中战略沟通者

字体大小:

长期以来影响两岸关系的3个变项:国际体系演变、美国政策调整以及两岸互动,各自发挥不同的影响效力。在冷战时期,台湾隶属美国领导的自由民主集团,两岸之间互不往来,及至美国采取权力平衡,与北京关系正常化进而建交,牵动两岸关系的和缓,从民间交流走向制度化协商阶段。华盛顿透过《台湾关系法》与美中三公报,表达对于两岸之间和平交往、对话协商解决纷争的基本立场,亦即不积极介入的立场,而是单方面强化“美台关系”,而不至于刺激美中和解的大方向。

及至1996年第3次台海危机,美国派出航母介入,清楚表达华盛顿的战略底线:维持台海和平现状。其后,台湾政党轮替,由民进党执政,牵动台湾内部统独意识形态的对垒。北京一度尝试美中共管台海,抑制台湾内部分离态势,美国则不愿意分享台海主导权因而作罢。等到中国经济崛起,提升外交与军力全球影响力,2017年之后,北京对台采取双推战略:“推动两岸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完全统一”,如何削弱“美国因素”介入台海事物,成为中国推动“一中全球化”的主要课题,也牵动美、中、台三边关系的互动。

首先,特朗普的战略思考,如何快速实践竞选承诺“美国优先”,发展经济,让人民有感,以创造有利于连任的筹码为主要战略目标。在国际安全方面,以北京为主要国家安全威胁来源,2019年将持续美中关税交锋,以及关键科技产业链主导权之争。透过公海自由航行权,挑战南海中国组建7个岛礁的领海主权诉求,并以“印太战略”军事同盟机制,制约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通航。

其次,中国大陆在习近平强力统治下,进入第1个建党百年目标的实践阶段,如何能够顺利平稳迈向2035年社会主义现代化,以及持续加深“一带一路”倡议的“实体化”机制的建构,应该会在2019年第2届国际合作论坛后落实。一方面可以抵消美中贸易战的压力,亦可以加大北京的全球影响力。

第三、在台湾方面,蔡英文追求连任的战略目标未变,关键在于如何深化现阶段改革的成效,透过执政优势掌握行政资源,并且温和地配合美国进行的经贸与关税大战。面临九合一选举后地方诸侯包围中央的情势,2019年后的两岸制度化关系的僵局不会舒缓,北京方面也会有限度、间接地活络那些接受九二共识县市政府的交流施惠关系。

台湾以往的国际安全战略聚焦于“和中、亲美、友日”的优先顺序,面临2019年进入2020年总统大选年之际,华盛顿的不反对成为各候选人的关切课题,而北京中意的人选反成为选战的负面因素。

总之,台湾应在美中战略竞逐下,成为具有“能动性”的棋子,创造与积累在两强权力平衡天枰上的筹码分量,秉持“战略平衡、等距交往”思维,在美中之间扮演“战略沟通”能量,才能持续“维持稳定与发展”的现状,争取台湾最大的战略利基与两岸共利互动的契机。

(作者翁明贤,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专任教授、台湾战略研究学会理事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