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管启示录:滥用权力的,必遭反噬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台湾教育部长叶俊荣宣布同意管中闵出任台大校长,外界以为蔡政府终于愿意解决这桩悬案,未料余波却更汹涌。绿营人士对此咸表错愕,认为遭到“突袭”,要求叶俊荣下台之声四起。已辞行政院秘书长的卓荣泰更批评,叶俊荣仅以简讯通知赖揆,弃行政伦理于不顾,必须“追究责任”。看来,叶俊荣的“勇敢”决定,引出了卡管案幕后的“藏镜人”,外界可以确认此案是府院党在幕后操作,教育部只是代罪羔羊。

对于绿营内部炮声隆隆,可以作两种解读:其一,两边是在唱双簧,行政院和绿委藉此把责任推给叶俊荣“擅作主张”,实际上府院党皆可藉此脱身。其二,此举确为叶俊荣的自主决定,希望在下月内阁改组前了却此事;无论自己留任与否,至少保住一些名声。但无论何者,叶俊荣可能受到当天郑文灿呼吁民进党“清理战场”的影响,抓住机会断然决定。

问题是,教育部长的决定和府院党不同调的摇摆现象,恰恰又一次证明蔡政府决策体系的混乱脱序。试想,一个大学校长的任命案,教育部自觉有权干预已经相当奇怪;但在民进党政府里,不仅总统要干预,阁揆要轧一脚,立院党团要过问,各部会要协同“献策”,监院和司法都要调查,连即将离职的行政院秘书长都能震怒,这摆明了卡管是赤裸裸的政治斗争及行政围剿,非教育部所能管控。

民进党至今仍不明白自己的权力骄态有多麽令人厌憎,也因此,当有人在努力设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却有更多人跷二郎腿在一旁数落。以卓荣泰为例,在指着叶俊荣要求究责时,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行政院的任期只剩两天吗?或者,这位被一群中生代从“火锅会”中推举出来竞选党主席的人,已俨然以“新主席”的口气在发号施令?尤令人侧目的是,行政院秘书长扬言要追究部会首长的责任,已经远远捞过界。根据《行政院组织法》,秘书长的法定角色是“综合处理本院幕僚事务”;依法,怎麽轮得到他去干预部会首长的决策,还大肆叫嚣究责?

在蔡英文政府中,不仅政策翻来覆去是常事,官员越过红线去插手不相干的事务更是司空见惯。这种体制纷乱的风气,往往造成政府令出多门及朝令夕改,除严重降低行政效能,更让民众无所适从。更糟糕的是,由于不同单位间权责夹缠不清,是非纠结难解,连追究真相都有困难。卡管案正是最典型的例子,表面上阻碍管中闵上任的是教育部,实际上府院党都伸出黑手在幕后下指导棋。如今,叶俊荣想要了却这桩黑色悬案,府院党的幕后“藏镜人”立刻一一现形,出手阻挡。这种只想耍权力的威风却无意解决问题的政府,如何可能为民服务?

在卡与不卡之间游荡的鬼魂,说穿了,就是民进党自己的心魔。如果不是民意在这次选举中集体发威给了民进党当头一棒,郑文灿不会喊“清理战场”,叶俊荣也不会转念宣布要发出聘书。事实上,在吴音宁遭北农迅速解职后,应该即已预告了管中闵应该就任的讯息,这才是合理发展。问题在,绿营没有能力收拾残局,却要把自告奋勇拆解引信的人打成叛徒,这可谓是“丑陋无下限”了。对比谢长廷驻日失职却仍在那里硬拗,行政院却视若无睹;而叶俊荣解了卡管难题,卓荣泰却高喊追究责任,这果然是亲疏有别、是非不分的政党。

歹戏拖棚的卡管案,如果说能有什麽启示,那就是:权力的利牙会反噬,蔡政府滥权卡管,最后却卡到自己,使府院党的形象和正当性一同涂炭。令人遗憾的是,民进党内应仍存在理性的声音,但他们却始终保持沉默,眼睁睁看着偏颇的力量张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