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变 朱立伦凭什么打败蔡英文

字体大小:

台湾《中国时报》社论指,最近,网路疯传罗智强在休士顿的演讲影片,国民党率先宣布参选总统的罗智强,开场白就是:“我是台湾人,我是中国人,我的中国是中华民国”。在文化、血缘上,罗智强认为他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但在政治上,他则是堂堂正正的“中华民国人”。

罗智强承认他的参选的确是“不自量力”,但目的不在当选,而在唤醒过去蓝营众天王避而不谈的中心理念,国民党的总统初选必须要大鸣大放,要求各候选人清楚表态。

台湾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支脉,台湾人是中华民国国民,本是理所当然。而绿营从李登辉时代开始操作,把文化上的“中国”扭曲成政治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图从“我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的政治认同,塑造“我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文化敌意。

“中国人”是文化与血缘的认同,绝大多数台湾人民的祖先来自中国大陆,台湾的语言、风俗习惯皆源自于中国大陆。妈祖、新年虽然来自于中国文化,又有谁会觉得不属于台湾文化?至于“我是中华民国人”,或者“我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则是政治认同的范畴。

“两岸同属中国”,事实上不只两岸,其他国家的人民也可能在文化上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例如林书豪曾在受访时说,“很骄傲自己是中国人、父母来自台湾”,这显然是一种文化上、血缘上的认同,若要谈到政治认同,那林书豪认同的当然是“美利坚合众国”。

本可并行不悖的文化认同与政治认同,绿营却长期混淆,因为对岸主张“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台湾人若说自己是中国人,就等于是说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在这样的扭曲之下,自然而然,台湾人的“中国人认同”比例就下降了。

原本对两岸来说,最好的一条路径是维持文化认同的共识。台湾人、大陆人都是“中国人”,有共同的血缘关系,自然而然地“两岸一家亲”,再逐步进入“融一”的阶段,融合发展。之后,就有条件处理彼此之间的政治认同与政治歧异。

各界原本对马英九上台寄予厚望,但绿营成功利用台湾人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忧虑,让“台湾人”、“中国人”的认同对立起来,削减“我是中国人”、“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认同比例,这样的“反中”浪潮,在太阳花运动时达到高峰。

国民党的怯懦是绿营最好的养分。完全执政8年,国民党对两岸路线仅以“维持现状”沾沾自喜,没有未来的愿景,自然也没有感动人心的力量。乃至于在太阳花运动之后,国民党众天王纷纷“闻中国而避之”,能不提就不提,遗忘“中国国民党”的党名就有“中国”2字,有什么资格逃避责任,有什么理由避谈“中国”、避谈“我是中国人”?

中国国民党的使命就是要弥合“台湾人”与“中国人”认同。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由于绿营过度的政治操作,引起社会反感,加上2016年民进党执政后,跳票连连,反成为“台湾人是中国人”的认同开始回升的转折点。

“我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认同开始下滑,“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开始止跌回升。根据杜克大学调查,从2013年底到2017年底,台湾人支持加强两岸经贸关系的比例增加2成之多,达59%,支持降低者则下滑近3成,仅剩14%左右,且有将近7成的人认为,两岸关系紧张,会使得台湾经济变得比较不好。

在民意迫切希望深化两岸关系的情势下,政大选研中心调查,民进党的支持率由2015年的31.2%高峰,一路下滑到2018年6月的21.7%,从2013年以来,首次落后国民党近3.6%。

无论从理想面或现实面,两岸政策都是国民党最重要的资产。国民党党内初选已经开跑,各路天王逐一站出来表态。民调最高的朱立伦,在卸任新北市长后,已展现积极承担的姿态,就更应该第一个站出来,清楚宣示,他会弥合“台湾人”与“中国人”的认同脐带。而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坦率说出:“我是台湾人,我也是中国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