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频出包 外行领导的必然结果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台湾驻日本大阪办事处长苏启诚的轻生疑云迄未厘清,“新南向”又拉起新警报。一家旅行社接待四个越南观光团计一五三人来台旅游,四天内竟有一五二人脱团逃跑,最后仅剩一名越籍领队。如此严重的脱逃事件,显示政府“新南向”的好大喜功及便宜行事已造成台湾门户洞开,成为东南亚跳机客长驱直入的“不设防国家”。

何以说“不设防”?原因是,这群脱逃的一百多人均是循政府“观宏专案”的管道入境,享有签证便捷之措施持“电子签证”来台。所谓“观宏专案”,是外交部针对印度、印尼、越南、缅甸、柬埔寨、寮国等六国人民,只要参加观光局指定的“优质旅行社”的团体旅游,就能快速核准来台。从这次的观光客逃脱事件看,“优质旅行社”恐已成了台湾“开门揖盗”的捷径;此一疏松的制度设计,跟政府花钱协助外籍旅客“官式偷渡”已没有两样。

蔡总统就任后大力推动“新南向”政策,从减少台湾对大陆倚赖的角度看,方向是正确的;但从政策一面倒以为可以完全取代大陆市场的作法看,毋宁是不自量力。其间,蔡政府为了制造“观光客未减”的假象,不断地透过观光补贴的手法来冲刺人数;表面上虽连续保持了“观光客破千万”的成绩,实际上却掩不住来台旅客消费质量下滑的事实。尤其,东南亚旅客对北部以外地区的观光兴趣远不如陆客,也使得东部和南部的观光相关产业大受冲击。这次选举韩流效应席卷,主要原因即在于此。

除了观光面向的冲击,新南向政策最大的问题,是在外交上不断弃守“对等”原则,对东南亚国家作出一厢情愿的表态。例如,不断片面开放对手国旅客来台免签或采简易签证,却未能换取得国人赴该国旅游的免签便利。这些,其实并非外交常态,也不符国家利益与尊严。然而,由于政府部门为了拚新南向的浮面“业绩”,在国家及社会的安全考量就必须节节退让,迎来许多非为观光目的而入境的旅客,最后沦成非法工作及居留者。

这两年,外籍人士在台卖淫案件攀至高峰,主因之一就是新南向的入境漏洞。其中,尤以泰国及越南女子人数为最多,去年查获的卖淫泰国女子即高达三○九人,其足迹深入各县市乡间。新竹湖口乡民即曾谑称,新南向意外“壮大”了该乡的私娼寮;警方则慨叹,新南向使得台湾变成东南亚的情色淘金窟。对于这样的意外政策“效果”,不知蔡政府作何感想?

再看这次越南观光客的大脱逃,从其脉络观察,必定是集体预谋的行动。而且,台湾势必有不法集团与之勾结,作为内应,才能将数量如此庞大的跳机客带走并迅速隐匿行踪。讽刺的是,接待的旅行业者声称,这批跳机的越南旅客皆仅买了单程机票,且一到机场即有人要强行将他们带走;因此旅行业者也自称是“受害者”,并指责“观宏专案”已造成治安漏洞必须检讨。这些光怪陆离的景象,恐怕正是新南向最难堪的真相。

在苏启诚的自杀事件中,其遗孀指控外交体系内部的施压威吓,是导致苏启诚“以死明志”的主因,希望维持自己职业外交官的尊严。这个说法,准确点出了两年多来外交体系内“政治压倒专业”、“外行领导内行”的实况。民进党不断在外交体系安插绿营人马,表面上宣称要贯彻总统意志,实际上却无法表现专业外交之效能,导致外交阵线的节节败退。更严重的,一旦出事,这些政治任命者却又怯于承担,一味把责任推给职业外交官。

所谓“错误的决策更甚于贪渎”,正是如此。蔡政府回避面对中国大陆,却在“新南向”牺牲国安和治安;高层人士坐享权位,却把责任推给部属,都是政治挂帅、外行领导的必然结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