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中东撤军 经济新冷战登场

字体大小:

台湾《中国时报》社论指,美国在中东的介入经常以雷霆攻势始,以潦草留下烂摊子终,特朗普总统突然宣布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又把美国轻率又无视后果的程度拉高了一个档次。美国在中东的外交威信与军事影响力因此重挫,但究其背后,却代表美国整体实力的衰退,及集中力量于亚洲以压抑中国成长的战略选择。

特朗普竞选时就一直主张要从叙、阿撤军,他上任后一度加强对中东的力度,以战斧导弹攻击叙利亚,在阿富汗增兵,并寻求与塔里班和谈。但阿塞德在伊朗和俄罗斯的支持下,政权已是不可撼动,“伊斯兰国”剩下2000余人,势力大受打击。而在阿富汗与塔里班的谈判毫无进展,特朗普很快便失去耐心,于是回归他原本的主张,撤出在叙利亚的2000美军及在阿富汗的半数美军,因为“已经成功打败伊斯兰国”以及“美国不再做世界警察”。

由于无法接受特朗普粗糙的决策,国防部长马提斯与美国的全球对抗伊斯兰国联盟总统特使麦格克宣布辞职,特朗普则怒得让马提斯提前两个月走人,一场重大的外交暨军事决策执行得既鲁莽又意气,再度让全球叹为观止。接下来美国对中东可能的变局是否有推演、有准备?看不出来,可能是没有的。

就中东局势来说,特朗普决定撒手不管打包走人,等于是让出了权力场域,让叙利亚总统阿塞德、伊朗和俄罗斯轻松接手,残余的伊斯兰国(IS)有可能死灰复燃,而和美国合作的库德族则成了用过即弃的炮灰。这样不负责任、不在乎当地承受的后果、不理解美国威信价值的态度,让美国在中东的外交与军事力量都大受损伤。

但特朗普的思考逻辑不同于美国传统政治菁英,他自己是个道德感极低、自我却极强的人,套在总统职权上,便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与西方价值标竿的角色无感,却孳孳计较于数得出来的获利,例如以关税及市场作为武器,逼迫盟友重谈贸易协定。他对钱看得非常重,取消韩美联合军演的理由之一就是可以省钱,也一再要求欧盟及日、韩提高军费分摊额。从中东撤军,一是觉得他在这块地方拿不到什么成绩可以吹嘘,二是不耐烦中东这种复杂无解又拖拉的局面,三是可以节省不少军费及伤亡。美国的国家债务居高不下,特朗普若能在国防这种大宗支出上作删节,有利于他控制财政稳定。

另外,过去美国对中东的积极介入,主要是为了掌握石油来源,但现在美国自己的页岩油生产充裕,不必担心中东再搞个石油危机。特朗普自己也和沙乌地阿拉伯关系良好,还为穆罕默德王储涉及谋杀记者哈绍吉的事缓颊,他认为沙国维持低档油价有助于美国的经济,而且沙国可以压制伊朗势力。至于IS是否死灰复燃以及追剿恐怖分子的问题,则是场持久战,中东反西方的恐怖分子就像细菌一样,不可能完全消灭,只能尽量压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其实,特朗普虽然缺乏国际观,但他的外交理念还是有一个明确的中心思想,那就是严肃看待中国崛起对美国强权地位的威胁,并且从军事、贸易、外交等各方面予以打压,以维持美国的领先地位。他决定从中东撤军的最重要战略考量,是焦点转向,把力量集中到亚洲应对中国、南海及朝鲜问题。军事专家过去曾评估,美国可以在世界上打一场半的战争,但那是对中小型国家,要压制如此庞大的中国,美国绝对需要倾所有的关注、筹谋与力量。特朗普既在国家战略上把中国定位为竞争对手,力图阻止中国改变亚洲甚至全球权力版图,在这场旧强权反击新强权的“修昔底德”对决中,美国便没有余力再牵扯在其他战场上。

当然,要说美中会兵戎相见,机率应该是不大的,但美国与中国的两强之争,却也是日趋尖锐,而且特朗普来势汹汹,不仅是做做姿态。美中贸易战可能只是未来更大规模抗衡的一部分,而特朗普带领美国走向敌视中国的全新战略思维,则将让东亚局势面临更多变数。以经济战为主轴的21世纪新型态冷战已逐渐形成,两岸都需要有清醒的认知与理性的应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