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究竟要看民意或独派的脸色?

字体大小:

卡管案在府院“震怒”却又顺手“追认”叶俊荣处理的暧昧情况下落幕,留下了一堆“究竟谁知情”的问号。意外的是,独派几以爆炸的方式表达了对蔡英文的愤怒,除剑指让管中闵上任就是蔡英文的旨意,更放话“别想2020了”。言下,分道扬镳及走着瞧的威胁意味十足,也暴露了“卡管案”的另一关键其实是独派的力阻。

为了卡管,蔡政府整整“报废”了三名教育部长;灾情之惨重,甚至累及九合一选举大崩盘。其中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正是独派的干扰。据了解,蔡政府安排叶俊荣出任教育部长,原即有意解决此一悬案;但八月间叶俊荣随蔡英文出访过境美国时,当地独派社团对于“卡管”态度强硬,导致政府立场退缩。如今再处理,大势已去,显然太迟。面对独派的勒索,蔡英文要如何处理双方关系,其实也到了必须重新思考的时候。

蔡总统无论在明里、暗里受独派的政治牵制和情感勒索,早已成了蔡政府难以自拔的“独瘾”。前者,包括安插各路独派人士如陈师孟等进入政府机构,包括对陈水扁保外就医尺度的纵容。后者,则包括两岸关系张弛的控制,对国民党及历史的清算,乃至对国家名称及象征的更张等。不同的是,在蔡英文人气高涨时,她能从容地把对独派的亲密看成自己对盟友的“恩赐”;但在她掉进低谷时,独派则反过来利用这层盟友关系向她勒索,谴责她的不义。这种关系,就如药瘾一样渐渐变得难以自拔,然后来到失控的地步。

盘点一下近期的发展,蔡英文受独派挟持而作出腐蚀自己政治根基的错误决策,最清楚的例子,就是四、五月间的“柯绿分手”事件。当时,民进党中央受到深绿基层的怂恿,要求与主张“两岸一家亲”的柯文哲划清界线,并在台北市自提候选人;此举,不啻是自绝于中间选民。事后,从姚文智仅仅一成七的得票率看,证明了民进党“弃柯提姚”是错误而愚昧的决定。民进党想要片面讨好独派,以为选民的情感和智慧可以操弄,结果掉进陷阱的却是它自己,选民对民进党的选边根本不买帐。这也造成选后蔡英文试图寻求与柯文哲和解,最后却以撞壁收场。

值得注意的是,当蔡英文的声望愈是下挫,独派对她的勒索也愈发凶猛。十月间,郭倍宏领导的“喜乐岛联盟”发动“公投反并吞”活动,企图逼迫蔡英文在国家正名议题上拿出具体作为。民进党虽选择与“喜乐岛”保持距离,但也仅仅是出于怕影响选情的考量,并未深思双方的关系要如何进退。直到这次叶俊荣处理“卡管案”,独派则干脆将匕首插向蔡英文,直接呛她不要再想连任;言下之意,独派似将另拥赖清德出征。仅仅两年半,蔡英文与独派的关系已到了撕破脸的地步;接下来,是蔡英文要向独派俯首称臣呢?还是她另有法宝可以制伏这批人?

事实上,这不只是蔡英文的问题,也是整个民进党的问题。对一个执政党而言,究竟是台独的意见重要,还是广泛的民意重要?那一小撮台独人士,若以姚文智的得票计算,就说有一成七的比率吧;请问,执政者该听从一成七的死硬意见,或者应听从另八成三想要追求更好生存发展的民意?表面上看,独派似乎是民进党最坚定的盟友,但独派对国家现实与利益认知的缺乏弹性,对正义与是非黑白的偏颇含混(包括不在乎扁家贪渎),它的价值观矛盾重重。但是,为何民进党要一厢情愿地屈从于其勒索,却把多数民众认同的民主及道德价值抛弃一旁?

两年半来,蔡总统不断向独派示好,不在乎背弃民意与民主价值。如今,当民进党遭民意唾弃,独派却仍然毫不留情地反咬蔡英文。这笔糊涂帐,民进党自己算一算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