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置两岸争议 货出人进摆第一

字体大小:

韩国瑜在一句口号“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带动之下,激励人心,赢得高雄市长宝座。然而,货出到哪里?人从哪里来?立刻引发识者论辩。即使韩市长费力解说,这是对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全世界开放,还是遭到质疑者批评说,目标一定是以中国大陆为主,这将让出口更集中于大陆而带来风险,趁便也批判他“一中各表”的政治认同,是要对中国“投降”来为出口铺路。

出口是否过于依赖大陆?这是个台湾发展上的重大议题,但蓝绿两党经常各说各话,不仅没有交集,而且未经任何理性讨论,充分显示台湾仍是个不成熟的民主社会。如若缺乏“稍微理性”的讨论,台湾内部只有继续内耗,看着周边国家一个个赶上或超越我们。一个负责任、有反省力的政府,应该带领有见识的专家和关切者,仿效2001年举办的“国家经济发展会议”,进行一场也许规模较小的理性思辨,找出起码的共识,搁下无谓争辩、比较专注地拼经济。否则,接下来当蓝营15县市到对岸拼经济时,相关部会仍放话“软杯葛”,只会继续内耗,让大家在同一条船上一起沉沦。

出口是否太依赖中国,可从经济和政治两层面上看。先从经济面看,台湾对大陆(包括香港)出口,自2006年达到40%占比以后,就稳定在这个相对水准:这个水准究竟是太高或太低,我们看看其他处于台湾类似地缘状况的经济体,就可以看出端倪。以2017年而言,加拿大和墨西哥对美国的出口依赖度(占总出口比率)都达到80%,为台湾对大陆依赖度的二倍,但两国似乎没什么人认为这是太值得担心的问题;可能他们认为这是个稳定成长的市场,而且大量的加、墨大企业是来自美国的投资,出口是回销母国,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加、墨两国还不是最依赖邻近大经济体的国家。北韩和蒙古去年对大陆的出口依赖度,分别达到86%和85%,主要是中国大陆需要大量矿产来支持经济发展,北韩和蒙古刚好都有不少矿产。更值得注意的是,北韩从2003年到去年,对大陆出口依赖是30%急速提高到86%,而且这是在两国关系恶化中进行的,难道北韩完全不考虑风险吗?其实,若刻意为了分散风险,而不出口到邻近的大市场,扣掉运费大概就无利可图了。

和台湾同为岛屿经济的英国和爱尔兰,出口到周边的欧盟各国也都在50%以上,不会为刻意分散风险而压抑对邻近大市场进行“管制”。更有趣的是,澳洲对中国大陆的出口依赖,已经从2003年的约10%快速提升到去年的38%,接近台湾对大陆的依赖度;也许澳洲许多矿场业者正在为找到大买主、可以卖到更好的价钱而庆幸不已。

看看贸易和投资极为分散的日本,在2003到去年,对大陆的出口依赖度也从18%提高到24%;韩国在同期间更从25%提升到32%,逐渐接近台湾对大陆的依赖度。以日、韩两国经济体质和台湾相对类似这点来看,两国在这段期间对大陆出口的依赖度分别提高了6和7个百分点,台湾却停滞不前,从经济角度来看,不是反显得台湾的两岸经济互动可能有问题吗?难道是政治的对立,干扰了经济正常互动,导致低于“应有”的互动,已经让台湾付出了经济代价吗?至于台湾到底付出了多少经济代价,难道不应深入研究、作为两岸关系“选择”的参考之一吗?

再看政治面,在全球化之下,若台湾不主动挑衅,大陆要对台湾冒进,是冒着被全球贸易杯葛、经济严重倒退、领导层可能垮台的风险,我们认为不会是其优先选项。因此,政府只要提供资讯、提醒企业该注意风险,韩国瑜的口号,至少在现阶段,可以改为“货出得去,人进得来,台湾发大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