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员纷纷求去 特朗普的哀怨新年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圣诞夜,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一六○○号,一个孤单老人猛发十二则推文,篇篇怨天尤人。这个老人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的“推特”文,不但把股市狂跌归咎于联准会,还猛酸因不满而辞职的国防部长马蒂斯,更自怨自艾说:“(可怜的我)在白宫孤单一人,等民主党回来就边界安全问题达成协议”。

从圣诞到新年,特朗普沦落到只剩孤零零一人;对美国政治而言,这倒不失为一个好象征。他荒腔走板的作为,不仅拉开自己与美国民众的距离,更使美国与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他孤独其实是自作自受。

由于民主、共和两党对美墨边境围墙拨款的歧见,美国联邦政府最近再度关门。原本两党协议,同意让政府依以往的拨款额度继续运作到新年;但特朗普拒绝签署任何未包括边境围墙拨款的法案,使关门成为定局。美国政府屡屡关门,已成为民主笑话;但特朗普不以为意,还在推特上挑衅说,民主党若不同意边境隔离墙的拨款,他将不惜关闭美墨边境。这其实是吹嘘,《美墨加贸易协定》规定边境货品必须自由进出,总统也无权禁止美国人去墨西哥。特朗普的硬拗,反映了他内心的忧虑:他竞选时承诺要建墙,先前又炒作墨国边境的移民大军,现在那些狂言反过来像魔咒一样地纠缠着他。

明年一月三日,众议院即将改由民主党控制,而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正在收网,都加深了特朗普的不安。明年起,民主党除可利用预算与法案杯葛施政,各委员会也可行使调阅及听证权调查特朗普的各项弊案,甚至可以提出弹劾。弹劾未必能过关,但提出弹劾本身,就是绝大的压力。穆勒的调查也接近尾声,特朗普固可依宪法免于被起诉,但他的儿子和女婿恐难幸免,地方检察官也正针对其律师及其慈善基金会提出公诉。

就在此际,特朗普引为护身符的经济和股市牌,似乎也不灵了。道琼指数近期不断狂跌,明年经济将走弱也日趋明显,这正是特朗普担心的。经济若拉不起来,将无法对二○二○的大选加分;股市一旦崩盘,后果更将不测。特朗普虽把矛头指向联准会,批评联准会持续升息是“疯了”;但联准会是独立机关,特朗普越骂,越凸显他的傲慢无知,并反证联准会的独立性。

造成特朗普内伤最重的,是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辞职。马蒂斯曾表示自己绝不会主动辞职,他对特朗普的诸多无理要求仍然服从,例如好大喜功的特朗普要在华府举办阅兵,要派军队去防守墨西哥边境,他都没有抗命,因为他要“看着”总统。特朗普最近突然宣布自叙利亚撤军,事前完全未征询马蒂斯的意见;次日马蒂斯苦口婆心劝说特朗普未果,随即自动请辞。此事引起美国舆论大譁,国会强烈支持马蒂斯,连共和党的重量级议员都对特朗普的作法不以为然,盟国则担心特朗普不知要恶搞到什么地步。

传闻,特朗普身边的几位重臣——包括国防部长马蒂斯、幕僚长凯利、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前国务卿提勒森和国家安全顾问麦马斯特等人,曾有个私下约定:不要同时离开华府,以便在特朗普作出危险决定时,至少有人可以“监督”。他们被称为“白宫托儿所”的大人们。如今,马蒂斯、提勒森、麦马斯特、凯利已相继离职,特朗普也提前发布了邓福德的接任人选,意图逼他走人。

特朗普政府这两年的内阁官员离职率高达六十五%,是过去六任总统之冠。他的声望迅速下跌,也让进入政府服务的吸引力丧失,以致如今很难延揽到能力及声望足够的人加入。现在越来越多的部长都是暂代,留在特朗普身边的,多为阿谀奉承之辈。即使特朗普撑过剩下的任期,未来的两年政策的方向与品质,恐怕令人不敢想像。这也意味美国与世界将进入更凶险的阶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