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形势未许乐观 2019凶险一年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社评指出,今天是大除夕,明天踏入2019年,先祝读者新年进步。回顾2018年,国际形势迎来重大转折,中美堕进修昔底德陷阱,中东出现新变局,英国无协议脱欧风险愈来愈高,全球经济吹起逆风,世界由合作走向以邻为壑,多年来行之有效的多边主义游戏规则遭到动摇。展望新一年,环球政治经济形势未许乐观,特朗普政府的难以捉摸,加剧了地区冲突风险,2019年将是相当凶险的一年。

贸易纠纷英国脱欧 环球经济危机四伏

2018年,国际贸易纠纷四起,打击全球经济,近期中美德日等国经济均有走下坡之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明年全球贸易将进一步放缓,全球经济增长预测由3.9%降至3.7%,是两年来首度下调。未来两月中美贸易谈判固然是各方焦点,明年美日展开的贸易谈判同样令人关注,日本面对特朗普的贸易霸凌主义,如何招架,仍需拭目以待。

中美贸易战,美方以3月1日为达成协议最后限期,考虑到中美都面临经济放缓压力,最理想的发展,当然是两国能够结束贸易战。观乎最近中美官员的口风和消息,中方除了准备多购美国产品,在降低美国汽车进口关税以及“中国制造2025”方面都会有一些调整,惟前提是不会损害中国长远发展利益,《华尔街日报》亦提到,北京在高科技产业发展方面的“调整”,相信只属门面改动,然而美方为免贸易战旷日持久伤及己身,可能也要考虑接受中方的有限让步,自居“大胜”鸣金收兵。

不过就算中美贸易战告一段落,充其量只是减少来年环球经济一个不明朗因素。明年3月英国脱欧大限将至,迄今英国国会仍无法就脱欧方案下决定,无协议脱欧风险愈来愈高,英国、欧盟以至全球经济都有可能受到冲击。此外,美国经济放缓也是来年全球经济一大隐忧。华府强调美国经济基调仍然良好,不过全球最大债券公司PIMCO分析显示,美国经济未来12个月出现衰退的可能已上升至30%左右,是9年来最高,高盛亦警告,环球金融市场明年要小心美国经济大幅放缓的风险。香港作为细小的开放型经济体,有必要做好“防风准备”。

明年国际经济和金融形势,可能是金融海啸以来最险恶的一年,至于地缘政治危机和大国冲突的风险,也是10多年来所鲜见。特朗普政府决策的难以捉摸,是加剧地区冲突风险的一大因素。特朗普无视多方反对,从叙利亚撤军,令到中东形势倏然起变。华府再次出卖库尔德人,土耳其得到扩张势力机会,加上特朗普决意借助沙特和以色列压制伊朗,未来一年中东乱局可能变本加厉;欧洲方面,乌克兰与俄国的冲突,始终是计时炸弹,乌克兰3月底总统大选有可能令局势更为复杂;东北亚方面,美朝谈判未见实质进展,恐防夜长梦多。不过当前最令人关注的,仍然是中美爆发冲突的风险。

美要重塑“美利坚治世” 成大国冲突风险根源

2018年是中美关系重要分水岭,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标志两国走上全方位恶斗之路,孟晚舟事件反映美国为求打击中国,不惜任何手段,中国方面也摆出以牙还牙姿态。两国敌意升级,堕进修昔底德陷阱,就算贸易战暂时告一段落,难保双方会在其他问题爆发更激烈冲突。

过去一年,美军在南海中方岛礁附近水域频繁活动,惹来中方军舰驱赶,突显中美擦枪走火风险。最近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发表报告,罗列明年全球冲突热点,其中之一就是中美在南海爆发冲突,另外台湾问题也成为报告关注的课题。上月台湾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所谓“正名”参与东京奥运的公投亦以失败告终,然而台独力量仍在蠢蠢欲动,华府内亦有不少人欲打台湾牌对付中国,一旦触动台独红线,北京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冷战结束以来,世界不乏地区军事冲突,可是大国冲突的风险,确是从未试过如刻下般高,究其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认为,二战后美国建立起来的“美利坚治世”(Pax Americana),在今天已无法再确保美国霸权利益,为此美国需要重写国际秩序规则,然而另一边厢,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则希望国际秩序变得更加多极、多元和多边。本月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要领导一个“新的自由世界秩序”,所有不符合新愿景的组织和条约,要么改革要么废除,确保没有国家能利用它们来挑战美国。继去年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今年美国又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和中程导弹条约,同时又要求改革世界贸易组织,务求对美国更加有利。华府为求实现“美利坚治世2.0”,正破坏亲手建立的现行国际秩序,可是美国是否仍能将一己意志强加于全球,实属疑问。大国争取重塑世界秩序,正是2019年国际形势凶险的根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