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社论:扭曲习近平谈话 救不了蔡英文

字体大小:

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行政院长赖清德坚持请辞,4位老绿男大动作逼宫,要求蔡英文交出行政权、弃选2020。在蔡英文最艰难的时刻,习近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谈话,蔡英文及挺蔡派彷佛在大海中抓住浮木而集体亢奋,蓄意把「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和「一国两制」画上等号,陈其迈进一步解读,就是要消灭中华民国。但细读全文就可理解,这是绿营一贯的扭曲,习近平意在提醒台湾要面对两岸统一问题,提出自己的方案。

对台湾来说,最重要的大事是2020大选,蔡英文可以扭曲习近平的谈话,却不能改变败选的事实、支持度的流失与民进党2020的危机。台湾有智慧的选民,总是把选票化成巨大的铁棒,重重敲在每一个被胜选冲昏头的政党与政治人物头上,选民的铁棒2020也不会收起来。

民进党败选的因素很多,政策反覆令人民无所适从是其一;沉溺于清算前朝、消灭对手而不思内政是其二;两岸关系崩盘、外交一筹莫展是其三;傲慢滥权吃乾抹净、丑态毕露是其四。除上述四者,民进党面临更重要而更长远的危机是,迷信太阳花运动掀起的反中浪潮,以为其意识形态已成为台湾价值的唯一主宰,胆壮气盛目空一切。殊不知,在过去几年,太阳花的鲁莽把台湾带进了死胡同,反而激起对台湾未来生存发展的理性思索,让人民开始厌倦仇中操作,反而愿意正面看待「中国因素」,韩流标榜的「九二共识拚经济」,取代了太阳花「仇中反中拚斗争」,成为今日此时台湾的主流价值。

然而,民进党的困难、蔡英文的烦恼在于,被自己的论述绑死。1991年民进党于党纲明定要「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也就是所谓「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隔年的总统大选,决定向中间靠拢,通过《台湾前途决议文》,承认「中华民国」的体制框架;2004年,陈水扁顺利连任后,民进党制定《族群多元国家一体决议文》,强调「中华民国认同与台湾认同应该要互相接纳」,「各族群都是台湾主人」,希望弭平台湾内部的对立;但3年过后,陈水扁民调下滑,2007年民进党再走回基本教义路线,制定《正常国家决议文》,主张制宪正名,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

从1999到2007年,民进党在两岸路线的摇摆,可说是陈水扁一人反覆意志的投影。当陈水扁声望高涨时,就试图向中间路线靠拢,形塑自己的高度;而当陈水扁权力遭受威胁时,就会诉诸基本教义派,绑架全党,掌握领导党内的权力。

现在,同样的考验正加临在蔡英文和民进党的头上,而最核心的命题是,现在的民进党还要继续拥抱现实上不可能,理想上也被人民否弃的台独理念吗?面对过去标榜反中、恐中的太阳花已走入黄昏,民进党还要坚持已被人民唾弃的意识形态路线,随着太阳花走入黑夜吗?这选择很困难,考验着民进党的集体智慧,也考验着仍为党内最大实权者的蔡英文总统。

蔡英文和民进党可能的选择之一是套用陈水扁模式,在自身满意度低迷,2020党提名资格都未必能确保的此刻,走回激进台独路线。然而,陈水扁的前例也证明了,拥抱基本教义派,从来都是饮鸩止渴,其结果就是加速民进党被台湾人民放弃汰除。

因此,危机其实正是转机,大败之际正是重新检讨路线、厘清定位再度出发的时刻。民进党必须了解,改变是民进党唯一的生路,若仍固执错误路线,轻则提前失去执政,更糟糕者,是带着台湾向下沉沦。

蔡英文应从最核心的政党理念定位上承认失败,为民进党吹起论述转型的号角,治本之道是扬弃台独党纲,若没有治本的勇气,也至少要有治标的智慧,「冻结台独党纲」或者以更开放进取的两岸政策为基底,推出新决议文,标志民进党的理念转型、论述转型的再出发。

大选失败后,蔡英文明显向中华民国靠拢,但如果只取中华民国的壳、去中华民国的心,继续反中仇中、单边依赖美国,依然枉然,终将步上陈水扁政治泡沫化的后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