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独派四大老 帮了赖清德的倒忙

字体大小:

吴澧培等独派四大老联名要求蔡英文放弃连任,开出了绿营版的“换柱”行动第一枪;声势看似浩大,可惜效果不佳。四大老的大动作,主要意在另拱阁揆赖清德出马角逐2020大选,不料却帮了他的倒忙,反让赖清德处境显得尴尬。借着这次逼宫事件,蔡英文和民进党正可重新思考一下绿营和急独派间的关系,摆脱目前既要看其脸色、又要受其掣肘的纠缠。

独派四大老在公开信上虽未指明将挺谁参选总统,但吴澧培受访时声称要支持“最好的人选”;而目前绿营以赖清德的民调支持度最高,他又是公开宣示的“台独工作者”,已不言可喻。唯独派大老挑选在此际发出檄文,时机明显不妥,原因有二:其一,前一日习近平才发表对台“一国两制”的严厉谈话,蔡政府正穷于因应;独派大老此时发文声讨,是乱上添乱,并不明智。其二,民进党主席选举周日即将举行,这项动作也被视为公开挺游盈隆,企图一鱼两吃。

正因为时机不当,民进党内对于四大老的逼宫多半表示不以为然,不少人随即跳出来挺蔡英文,甚至有人直接反呛“你们又为台湾做了什么”。如此一来,反而让蔡英文脆弱的支持霎时变得稳固。这样的结局,恐非四大老发动讨蔡檄文时所预期的效果。谁又能料到,在帮助蔡英文抵挡独派大老围剿的因素中,习近平也扮演了意外的角色。

从绿营“内讧”的角度看,这次的逼宫事件,揭开了彼此难以见人的疮疤。在急独阵营中,尽管辈分崇高的“大老”林立,但在现实政治中,他们的影响力早已式微。即使是年轻的一代,也难以旗帜鲜明地在选举取得席次;这次姚文智在台北市长惨败,即是最明显的例子。尽管如此,民进党在“绿色票仓”的大水库思维下,依然不时要向独派大老进贡表态效忠,以维持彼此的暧昧关系:你提供我政治支持,我提供你权位荣光。就民主政治而言,这无论如何称不上是一种健康的政治共生关系。

事实上,四大老在公开信上指责蔡英文一意孤行、僭越行政院长的职权等,这些批评与一般民意的观感其实是相当接近的。问题是,独派平日并未就此提出谏言,却留待形势已颓要发动逼宫时才公开呛声,这不符盟友的忠谏伦理。更有甚者,从这次决裂,外界才窥知原来“卡管案”及“柯绿分手”事件都是由于独派作梗所致,李远哲甚至要求蔡英文支持他属意的台大校长人选。这些“不在其位”的大老,戴着独派意识形态的冠冕,却徇私介入行政权;这样甘于被绑架的政府,如何可能做到尊重民主而权责相符?

四大老的公开信最令人错愕之处是,他们以如此倨傲的姿态对台湾政局下指导棋,自以为站在道德制高点呼风唤雨,却忽略了自己距离台湾主流民意有多遥远。他们也忽略了,自己在痛批蔡英文无能时,其实少算了自己平日隐藏在幕后掣肘的各种责任。台湾的民主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全体民众在跌跌撞撞中走出来的,没有任何捷径可循。但这些还活在自己权力幻想中的“大老”,仅凭四人联名就要站在那里指点江山,不仅太妄尊自大,也完全违背了民主精神。

这些独派大老也预告:他们不惜绿营“分裂”,会选择支持“另一组候选人”。这样的宣告,不论意欲何指,都可能让蔡英文留任赖清德出任阁揆的形势变得更显难堪,双方原本不洽的合作益发机会渺茫。所谓“吃紧弄破碗”,正是如此,几名焦躁的老人让民进党原本困窘的局面愈发无解。

讽刺的是,民进党选后呼唤“世代交替”的声音已经沉寂,中生代如今变成了“保皇党”,却是垂垂老矣的绿营“大老”在那里跳梁逼宫。这一幕,真令人看了五味杂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