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揆的豪奢告别,或新揆的阔绰伴手?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出,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近日即将率内阁总辞,传出他可能宣布利多政策,一是促进扩大内需,二是向弱势民众发放“红利”。由于金额高达四百亿(新台币,下同),引发外界强烈质疑。赖揆为败选而坚辞,表现了责任政治的精神;但若一举发放数百亿元红包作为自己的临别赠礼,未免太过豪奢。昨天行政院团队紧急说明,会把钱用来拚经济、助弱势、防猪瘟,并强调不会“发现金”,才稍释外界的疑虑。

将超征的税收当成“红利”发放给弱势民众分享,是蔡英文在新年谈话时首先倡议。但外界对此提出诸多质疑,认为政府仍举债三兆多元,不宜为了目标模糊的决策胡乱撒钱。谁料仅短短几天,行政院已快马加鞭罗列两项红利方案,真是令人刮目的效率。数百亿元税收超征是全民努力了三年才积累而得的果实,但府院几个巨头交头接耳一番,就要把它一举花光。这么草率的决定,那些勤劳工作、诚实纳税的民众咽得下去吗?

一个处于“看守”最后阶段的内阁,短短几天就拟订狂撒四百亿元公帑的方案,却连基本的政策定位都说不清楚,对于外界的诸多质疑也未进行应有的沟通;这样的作法,从任何角度看都缺乏正当性,也不符合“看守”的精神。就预算编列及审理所需的程序估计,这样的红利政策显不可能在赖揆下台前实施;按理说,他应该留给下一任阁揆处理,才符合责任政治的精神。但其阁员却急着争功,想要抢在总辞之前完成,看在民众眼里,除了觉得草率,也太急功近利,对国家财政缺乏审慎之心。

政府要照顾弱势,全民举双手赞成。但如果政府照顾方式只是一次性的撒钱,而不是制度性的长期关注,其效果可能如同打水漂,水花一现即逝。再者,四百亿元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透过有计划、有步骤的运用,可以为国家积累成一项好制度,或者帮特定产业打磨出新光泽,或者为年轻世代创造出新愿景。但稍早外界看到的相关所谓“红利政策”,却只是补贴再补贴、撒钱再撒钱,完全看不到正向及长期的积累目标。试问,政府撒出四百亿元公帑,让某些人“快乐一下”;但泡泡结束后,分到红利的弱势者处境能有多少改善吗?

原本行政院团队要将两大红利方案当成赖清德的毕业献礼,未必是赖揆授意,而可能是其亲信下属所为,却为内阁惹来一身腥。包括刚离开内阁团队转任民进党主席的卓荣泰,也对这项政策开炮,质问这笔钱:“难道没有更好的用途?”由此可见,蔡英文这次神来一笔的倡议,表面上“照顾弱势”的理由冠冕堂皇,实际作法却难以自圆其说。政府去年以“财政困窘”为由对退休军公教发动大追杀,如今却又以“财政结余”为藉口要对弱势红利大放送,两相对照,除自相矛盾,也缺乏说服力。昨天行政团队的说明,其实仍未能拨开云雾,尤其宣称“预防非洲猪瘟”也将纳入,可见这些方案根本是一面走、一面拼凑,缺乏具体目标。而去年民进党大败,不正是因为太多决策充斥私心所致?

讽刺的是,日前高雄副市长洪东炜代表韩国瑜出席行政院会,曾问及中央能否拨出若干红利补助地方。不料,他当场遭赖揆打枪,说“中央的岁计剩余是中央的”,地方要自己开源节流解决债务。话说得义正辞严,但观察行政院目前的规划方向,看起来更像是掌权者把“国库”剩余当成“私库”来运用。

对蔡政府而言,这四百多亿元无论最后如何运用,至少有“一鱼三吃”的政治功用:一是当成赖揆临去秋波宣示的告别贺礼,二是留供新揆当成上任的阔绰伴手礼,三是当成蔡英文总统宣传政绩拚连任的子弹。大笔公帑若被执政者当成个人“恩赐”散发,怎不令人痛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