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般的改组,如何能“大破大立”?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出,苏贞昌内阁昨天正式走马上任。以台湾的人情政治惯例,人们似乎应对新局给予道贺与期许;但看到苏揆周末草草完成的内阁布局,外界却很难说出宏图大展、前途明亮之类的祝福。除了所谓的“败选者联盟”外,苏内阁的人事绝大多数继承了赖内阁的原班人马,甚至连因“卡管案”求去的教育部长潘文忠都重新请回锅。这样一支缺乏新意的团队,能拿出什么不同政绩,令人存疑。

赖清德坚辞阁揆时说,只有他离开,蔡总统才能“大破大立”。现在他如愿离开,但接任的苏贞昌采用的却仍是他的原班老兵马,九成以上阁员不变。如果民众选后期待的是“大破大立”,苏内阁却选择“赖规苏随”的现成路数,只求点到为止。连“破”都不想破,请问,这有什么“大立”的希望?

民进党或许会辩称,苏贞昌只有两天可以组阁,这么短的时间让他很难从容布局人事,因此只能遵循稳定及经验法则多用旧人。乍听似乎言之成理,问题是,什么因素导致苏贞昌仅剩区区两天的时间布局?赖清德十二月初即坚决表明辞意,苏贞昌组阁的消息也在十二月下旬即有风声,但蔡总统却让政府形势拖在那里,不进不退。讽刺的是,辞意已决的赖揆拖了五十天,接手的苏揆却只有两天可以布局;这样轻重缓急不分的更迭手法,不是在浪费时间和能量吗?

苏内阁让人感到新意不足,除了“败选联盟”之讥及多数阁员原封不动之外,最让人讶异的,是把因管案下台的潘文忠又找回来重掌教育部。事实上,苏揆前两天已宣布教育部长将由科技部长陈良基转任;而今为了安插自己的旧属,他又把已经昭告天下的任命倒转回去。如此毫无理路的安排,真是令人瞠目结舌。蔡英文请苏贞昌组阁,外界批评是总统“囊中已空”,没有人才可用;而苏贞昌又让潘文忠重出江湖,更显示苏揆亦是“囊中空空”,毫无变革更张的想法。

尤其让人纳闷的是,蔡政府卡管一年落幕,至今犹未交代原由,使是非真相宛如迷雾。而潘文忠在下台二七五天后东山再起,莫非是他因不愿受赖揆指使卡管故愤而求去,今天则由苏揆还他一个公道?如果是这么悲壮高贵的情怀,苏揆何以不公开褒扬,却把谜团留给社会大众?亦或者,蔡政府对叶俊荣放行管案仍有不满,还要让始作俑者的潘文忠继续未竟之业?三任教长耗掉一年的卡管事件,如今再回到潘文忠的原点;如此没完没了的循环,正见证蔡政府的效率不彰,以及对台湾虚弱的不以为意。

蔡总统上任两年多,迄今已陆续任命了三名行政院长。首任阁揆林全拥有蔡英文的高度信任,却因政治性格及手段较弱,而难获绿营人士支持。第二任阁揆赖清德虽是民进党内力挺的明日之星,却因政治视野较窄及修养厚度不足,时有刚愎的演出。如今,苏贞昌重作冯妇,其长处是拥有阁揆的实战经验及执行力强的称誉,虽无法像林全那样取得蔡英文全心全意的信任,至少不致像赖清德那样执拗难以沟通。但苏揆也有他的问题,他过度老派的政治意识,未必足以应对今天的现实;这点,从他参选新北市长时的演出即可见一斑。

无论如何,苏贞昌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蔡总统不时捞过界对行政决策指指点点的情况下,保持自己的行政尊严及内阁自主性,继而培养出两人从相互容忍到相辅相成的互动关系。苏贞昌这次组阁,做得最多的布局其实只是“留人”,没有提出什么新面孔;他昨天却还得意洋洋地宣称“阁员都是我决定的”,未免暴露了自己底气犹虚。在这种但求“不破”的心态下,要谈“大立”,将纯属奢想。蔡英文若仍一意孤行,未来一年台湾政局要想止跌为升,恐怕希望不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