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撤军一脉相承 特朗普战略眼光逊奥巴马

字体大小: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周四(10日)在埃及首都开罗发表演说,阐述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宣称美国“自取其辱的时代已告终”,更不点名批评10年前在开罗发表中东政策演说的前任总统奥巴马,斥其处理阿拉伯之春不力,埋下中东今日乱局的种子。有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和保守派外交专家质疑,论撤军中东,特朗普其实跟奥巴马一脉相承,但有中东历史学家指出,二人中东政策是形似实不似,特朗普不具备奥巴马的战略眼光,撤兵叙利亚只是率性行事,反而有利其眼中钉伊朗。

“记住正是这里,同一城市,另一美国人(指奥巴马)曾站在你们面前。他告诉你们,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并非源于意识型态,他告诉你们九一一令我的国家放弃理想,尤其是在中东,他告诉你们美国和穆斯林世界需要‘新开端’,这些误判的结果很悲惨。”蓬佩奥虽未点名,但毫不掩饰指向奥巴马。蓬佩奥声言,特朗普政府迅速重建与旧朋友的联系和建立新的伙伴关系,指美国正在重组同盟,包括筹备建立外界称为“中东北约”的“中东战略同盟”(MESA),以抵抗区内最大敌人伊朗。

这看起来似是现届华府要扭转奥巴马时代华府疏离中东的政策,但特朗普上月突然宣布让美军退出叙利亚,连其外交团队也被杀个措手不及。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近期穿梭出访中东,便被认为是要为此“补镬”。

为消耗人命财力设限 观点相同

专门撰写全球事务评论的《大西洋》专职作家弗里德曼(Uri Friedman)质疑,蓬佩奥尝试描绘两位总统中东政策的分别,但实际分别不大,指来自美国外交光谱两端的观察家大多认为,奥巴马和特朗普为在中东消耗美国人命和财力而设的绝对限制,其实一脉相承。

曾在奥巴马时代任白宫中东政策顾问的戈顿(Philip Gordon)更向弗里德曼表示,特朗普的中东政策某程度上非但不是“奥巴马否定版”,更是“奥巴马加强版”。即使支持现届华府对伊朗强硬政策的新保守主义智库“捍卫民主基金”的行政总裁杜博维茨(Mark Dubowitz),也在军事上跟中东脱鈎的问题上,形容特朗普是“奥巴马2.0”,只有伊朗例外。

不过,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东历史学家格尔文(James L. Gelvin)在The Conversation撰文,质疑奥、特二人的撤出中东政策,最多只是形似而非实似。他解释,奥巴马相信美国在小布殊时期消耗太多人命和财力于中东,又认为亚太区而非中东才是21世纪全球竞争的中心,因此寻求令美国撤出中东和“转向亚洲”。

“术无谋则必败”

格尔文指出,奥巴马盼为中东局势降温,并将地区责任转嫁到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等伙伴身上,因此有撤走区内美军、达成伊朗核协议和重启以巴谈判等举动,战略上可让美国专注于亚洲,但因阿拉伯之春应对不当,激发区内盟国反弹。对比之下,特朗普并无中东战略,只有冲动,像撤军叙利亚之举只是临时起意,连其国安团队也大感惊讶。

他警告,当美军撤出叙利亚,美国对伊朗扩张军事存在和政治影响力野心的制衡亦会随之而去,这不止是美国,也是沙特和以色列的噩耗。他认为,美国对阿富汗、叙利亚以至全球反恐战争的开放承诺确需检讨,但也要记住军事圈流传的兵法格言“谋无术则成事难,术无谋则必败”。他形容,这是比较奥巴马和特朗普中东政策不同的有用指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