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官员竞扮网红,切勿流于肤浅及娱乐化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内阁改组后,蔡政府出现了两个鲜明变化。一是蔡总统和新揆苏贞昌都以“扮网红”为职志,不断透过社群平台回应时事;二是苏贞昌更以“接地气”自居,选择若干公共议题频频出招争取认同。在他们的感染和鼓励下,各部会首长不断竞开直播,内阁霎时宛如“网红俱乐部”。

蔡总统年初以来的脸书发文已多达数十篇,数量远超过其公开行程。苏贞昌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但经常开直播,更要求阁员须有直播的能力。苏揆更是在上任首日当众飙骂防检局官员,然后又大大赞许交通部长林佳龙把酒后耍官威的官员立马调职,表现自己“接地气”。这把新官的火,烧得很旺。

这些改变,究竟只是皮相的即兴演出,还是刻骨铭心的彻底改变,仍得打个大问号。蔡政府最受人诟病的,就是行政机关的“东厂化”,包括促转会的“东厂事件”和教育部的“拔管案”都是标志性案件,吴音宁事件则反映政府用人只看颜色不问是非。但这段期间,这些恶劣作为表面看似逐一清理战场,却又都在暗中悄悄还魂。

举例而言,在赖清德总辞前夕,公惩会对于因违法兼职、盗取专利遭监察院弹劾的教育部前部长吴茂昆作出惩处,结果竟仅“记过一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仅如此,行政院在赖揆总辞之日发表的“促转会东厂案”调查报告,就更应付了事。促转会已变成了政治迫害的黑手,但政院的调查报告却轻描淡写,只对已下台的张天钦作出“应负最大责任”的结论;但论其过失,也仅以“失虑欠周,言语轻率”带过。这两件事,充其量只能说是赖下苏上的内阁交接大清仓罢了。

另一例子,是外交部长吴钊燮坚持让“口译哥”赵怡翔担任驻美政治组长,虽遭外界质疑破坏文官体制,但民进党上下非但无意检讨,反而一再护航,吴钊燮更多次亲上火线为其辩护。回看当初邦交连断三国时,怎不见吴钊燮有如此强有力的辩论态势?更让人不解的是,最近“英系监委”以自行扩张铨叙部函示解释的方式,对台大校长管中闵提出弹劾,让好不容易散戏的“卡管”案,又加码演出“灭管”延长赛。

这些争议事件的处理,完全不改民进党让民众反感的作风,依然逾越法治界线自行其是,用人只看颜色不问制度。简单地说,府院高层竞相扮演“网红”,作出“接地气”的姿态,目的只是为求“媚俗”。这种向民众示好的作法,虚浮有余,而真诚不足,其实不是国家领导人应该走的路线。尤其,蔡总统和苏揆对涉及基本政治价值及严肃治国理念的问题不断回避,却在无关痛痒之处大秀亲民和魄力,则是本末倒置。

再看,近日蔡总统、苏揆乃至其他阁员表态最多的议题,不外是虐童及猪瘟事件,也频频作出政策指示。这些指示,当然有上紧螺丝钉的作用,但要说有何高明及睿智,则似未必。例如苏贞昌上任首日就指示要“百分之百查验”从疫区来的旅客随身行李,但人力和设备接应不上,可行性即大受考验。至于同属猪瘟防疫的厨余查验问题,因争议较多,苏内阁便显得消极。至于层出不穷的虐童事件防制,府院高层皆相继喊话叮咛,事实上却未见有效的作法与规划。

不可讳言,政府官员竞相扮演“网红”,确可提高施政的能见度,但这和施政品质的高低仍是两回事。扮网红或许可以树立施政的亲近性,却也可能造成执政的“肤浅化”及“娱乐化”,让一些更需要严肃思考的议题受到忽略。老实说,柯文哲与韩国瑜在网络操作的成功固然值得取法,但两人都是个人风格强烈的政治人物,且是地方首长身份。如果蔡总统想把整个中央政府“网红化”,卖弄人气,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