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清德高倡“制宪” 挑战蔡英文的现状

字体大小:

来源:《联合报》

社论

赖清德接连提到宪政议题。从败选检讨到卸任阁揆讲话,都谈到总统与阁揆权责、行政与立法分际等议题;近日突然又迅速拋出制宪主张,并强调“现在时机已到”。现在是不是制宪时机,选民在九合一选举及东奥正名公投都已给出明确答案,只剩蔡英文还没清楚回答而已。赖清德从“修宪”跳跃到“制宪”的主张,除了看出他的投机,也有几个问题必须厘清。

去年选后,赖清德在行政院的检讨报告中,把地方选举挫败的原因指向宪政运作扞格。他提到总统及立委民选产生,行政院长却由总统任命,立法与行政互动沟通不足;他因此主张,宪政制度应有另一番考量。卸任阁揆时,赖清德则直指国会议员应可兼任或担任内阁部会首长,才能减少立法与行政的落差,让决策可以“接地气”。

赖清德的谈话,隐隐然对于总统有权无责却不时下指导棋,但施政成败却要由行政院长一肩独扛的现状,感到不以为然。证诸事实,从近期蔡英文宣称要站上第一线,连机车ABS政策都要管,还带着阁员去找地方首长谈市政;被晾在一旁的阁揆,尴尬不难想见。蔡英文对赖清德视若无物,转身却又告诉新揆苏贞昌,“人都你找,事也都你决定”;这话能当真多久,苏贞昌也未必有把握。

在现行体制下,阁揆几注定是总统幕僚长,而在民进党完全执政、且总统兼党主席的情况下,立法院更沦为行政院立法局。诸多重大争议法案,无不唯党意是从,横柴入灶。如果立委更兼任阁员,行政院立法局恐将坠落到立法科的地步。而行政若兼统立法,国会制衡功能式微,更难想像将变成什么样的宪政权力怪兽。

至于立委兼阁员以“接地气”的问题,即更不知所云。蔡总统是人民直选的,赖清德也出身民选地方首长,民进党现在更是“完全执政”,却被民意的狂澜击得东倒西歪。问题其实根本不在阁员是否由立委兼任,而是执政者决策傲慢、立法者蛮横,根本不把民意放在眼里。最讽刺的是,赖揆谈“接地气”,也是打脸苏贞昌内阁;根据民意至上原则,这个“败选者联盟”的内阁根本没有正当性。

台湾宪法原本倾向内阁制精神,第四次修宪后取消立法院对阁揆的任命同意权,从此总统变得有权无责,行政院长则有责无权。但別忘了,那次修宪种下的乱源,赖清德也参加有份;那次修宪是李登辉与民进党合作的产物,当时担任民进党国大代表的赖清德也是毁宪乱政的共犯。

宪政应走向总统制、内阁制或双首长制,是应该检讨。然而,当朝野互信不足,蓝绿各有政治计算,一旦开启修宪的潘朵拉盒子,谁也没把握会修出什么样的宪政怪兽,又会把国家带向何方。例如,赖清德本来还在谈“修宪”,突然就跳到“制宪”,认为“大中国”思想与台湾命运共同体意识矛盾,不利台湾的团结和进步,所以要推翻重来。前后比较,他先前提到总统与阁揆的权责、行政与立法的分际等,恐怕只是为自己卸责的烟幕弹;他真正的目的是在藉制宪切断宪法与中国大陆仅存的链接,把台湾推向法理独立之路。

自称“务实台独工作者”的赖清德,摇身变成制宪的哨兵,其实一点都不务实。只要制宪工程一启动,台湾社会势必为国家认同、民主体制之争彻底撕裂,届时将向国际社会释放什么讯息?美方第一时间就称赖清德的制宪倡议“不是好战略”,将使台湾失去美日的支持。那么,赖清德到底在急什么?是他自己2020的机会吗?

蔡英文曾保证要在中华民国宪政体制下维持现状,现在刚下台的赖清德却来挑战她。如此,2020赖清德还能以“蔡赖配”出场吗?如果他要取蔡英文而代之,那么,请他及早准备好其制宪答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