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谈判 中方美言之下的怒气与理性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网站

“跟我常说的一样,我感觉我们认识大家已经很久,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我享受我们无所不可谈的会面跟通话。”习近平在其交予特朗普的信中如是说。

信件周四(31日)由翻译人员在特朗普、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人,以及一众媒体见证下读出,行文尽显与特朗普的亲切。

中方公关手段 正中特朗普“要害”

刘鹤同场发表的声明,更充斥对特朗普施政成就的美言。刘鹤大赞特朗普的减税和去除规管政策,指他为美国带来“史无前例的繁荣”;同时,他又表扬特朗普的“果断决定”,“直接促成”美朝关系的“重大突破”。

一番美词之后,刘鹤才转谈中美贸易谈判,指出在习近平及特朗普的“策略性指导”下,双方将有可能达成“成功的贸易协议”。

此等颂扬特朗普、与特朗普“认亲认戚”的言词,其实与中国招呼特朗普的做法一脉相承,与特朗普2017年底访华时由习近平夫妇亲自陪同游览故官、一同营造君临天下气势的安排一样──特朗普就是爱威风,中国的公关手段当然做足。

特朗普似乎非常领情,更将刘鹤同称是他的朋友,指他是亚洲最受尊重的人之一。

美词背后的愤怒

然而,美国利用其在国际贸易上的权势、科技上的领先,及其金融权力,在对华贸易、中国科技发展等各种项目上,强硬施压,要求中国就范的做法,当然引起中国人的愤怒。

破天荒以“违反美国制裁”去针对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手段,加上特朗普明示有关事件可作对华谈判筹码的言论,更是惹起全中国爱国主义式的情绪反弹。中国外长王毅其时更直指有关做法是“霸凌行径”,并说中国不会坐视不管。

不过,怒气是一回事,处理实务却不能只靠情绪上的反弹,而要以理性压下情绪、以理性筹划前路。在这些层面上,中国政府至今依然表现出众。

怒气之中 仍奉理性为上

中国政府务实理性的做法,体现在三大层面之上。首先,中国不会因为孟晚舟被捕、美国四出打压华为扩展等明显的压制,而拒绝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

毕竟,在中国目前的发展路途上,暂时舒缓中美贸易紧张关系,是最有实效的做法;将局部的战线扩展成全面战线,确非明智之举。

其次,中共也不盲目跟从民众的简单民族主义情绪,而以解决目前贸易紧张关系为上。例如中国官方近来似乎就少提了“中国制造2025”的说法,以照顾美国右翼恐华派的感受,让双方更容易达成协议。

最后,中共虽以解决贸易争端为先,却不会随意让步,这也是“看重目的,却不忽略手段”的理性做法。

对于美国的要求,中方可让的,固然让(诸如多买美国货等);对于一些让了长远而言会对中国有利的,中方更是加快让(例如中国已主动加大了侵犯知识版权的惩罚范围);不过,对于危及中国长远利益的要求,中方至今仍坚守立场、寸步不让(诸如让美国人员监督中国改革进程等)。

此种理性的操作,当然未能直接消解中美的战略性竞争关系,不过却能在逆风之中稳住自己既有的利益,容后再图突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