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爱台湾还是爱美国

字体大小:

中时社论

错误的战略思维、误判的国际局势、虚幻的外交作为,加上孤注一掷的决策,注定蔡英文总统主政下,对外关系陷入泥沼。更严重的是,近3年来唯一依赖“特朗普牌”,却如饮鸩止渴,造成两岸敌意螺旋上升,只得不断增加国防预算,形成变相支付天价保护费。

断交国数目创新纪录、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组织无门、国际空间遭到压缩、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一事无成、“新南向”政策虚幻一场,这就是台湾当前对外关系的处境,但民进党政府却沾沾自喜“联美抗中”、“亲美仇中”可发挥抗衡中共压力的作用,殊不知“黑天鹅”与“灰犀牛”正迎面而来。

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战略,可概括为巩固盟邦安全、以开放的全球经济体系增进繁荣,广泛支持民主、法治及人权。在此原则下,美国历任总统承诺履行《台湾安全法》及六项保证,坚持台湾问题由两岸人民和平解决,并持续关切中国大陆的人权问题。特朗普是二战后美国第一位颠覆外交传统价值的总统,放弃了世界主义信念及世界警察角色;闭口不谈民主人权;拥抱民族主义,厌恶多边主义;反对自由贸易,对友邦及对手径自增课关税;批判美国盟国坐享美国的免费防御。

最新一期《外交事务》季刊提出了一个对台湾至为关键的问题:若美中贸易战解决,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扩大对台湾问题的声量,“如果争取到习近平的重大让步,特朗普还会为了台湾跟中国对抗吗?”换言之,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可能是台湾的黑天鹅。

中国大陆对台湾而言,则是存在已久的灰犀牛,只是台湾人一直认为,大陆不能、也不敢对台湾采取武力达成统一目标。但随着台湾当政者拒绝接受“九二共识”,中共对“和平统一”的目标也愈明确。习近平最近的“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谈话就说明了一切。

在严峻情势下,蔡英文总统抗拒中国大陆的立场变本加厉,两岸关系基本上难以挽回,蔡英文只有希望美中关系继续恶化,台湾成为美国重视的资产,同时更紧抱美国大腿,甘愿作为美国的马前卒,其中以向美国军事采购为主的筹获先进武器系统就是手段之一。以目前两岸军力的悬殊,台湾投入再多资源都不可能改变军力差距,更不可能完全吓阻大陆犯台的企图,增加国防预算只是在缴保护费。

2019年的国防预算为3460亿元,比前一年度增加138亿元,占GDP的2.16%。蔡总统强调,“我们致力提升国防与吓阻力量,未来也将持续依据实际需求及GDP成长调增国防支出,同时我们正在推动自主国防产业。”

美方显然对台湾的国防预算不满意,认为台湾应付出更多,特别是讨论已久的潜舰国造与最近提出的采购F-16V战机等重大计划。潜舰国造台湾几乎没有任何技术与设备可言,从舰体载台、推进系统到战斗系统一切从零开始,许多海军退役军官都高度怀疑其可行性,即使一切顺利,每艘造价500亿元起跳,如建造7艘将高达3500亿,将吃掉未来20年大部分的海军军事投资预算。

至于F-16V战机采购案也是天价,66架总价高达130亿美元,价格逼近最新型的F-35战机单价1.5亿美元,如采购确定立案也同样具有排挤效应,影响其他军事投资案。此外,F-16V性能是否能与中共的匿踪F-20战机相抗衡仍须评估。试问这笔庞大的预算从何而来?将排挤多少公共建设与社会福利?

美国军事专家建议,台湾应该采取“刺猬战术”,不要追求大型战舰或战机,而应使用短小精干、更廉价且更机动的武器,逐步对滨海的解放军进行消耗战。依据这种战略,最优先需要的是智慧型水雷、无人飞机和飞弹。

就民进党政府而言,军备建构除考量本身的防务需求外,还要满足美国的需求,希望透过昂贵军售案来加强美国对台湾安全的承诺与支持。有人形容特朗普外交的特征是狭隘的交易式外交,他在任内虽已签署多项友台法案,但无论是对中国大陆的贸易战及对台湾的军售都显示,他只希望看到“美国优先”的即时效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