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敦义应争取的是历史名位

字体大小:

台湾《中国时报》发表社论称,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韩国瑜“韩流”效应带动下,一举翻转南台湾绿营独霸的局面,并趁势攻下15席县市长。2020大选即将启动,国民党士气大振,老中青三代强棒纷纷出头,希望争取总统选举党内提名。国民党民主化后始终未建立具公信力的提名规则,党主席吴敦义掌握党机器,让他规画中的初选办法饱受争议,质疑他为自己“量身打造”。

这些质疑未尽公平,他自任党主席以来,勉力维系党务运作,全力辅选九合一选举,确实劳苦功高,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吴敦义无法挣脱长期困扰他的印记,在所有2020相关民调中都吊车尾。与其硬生生被外界批评球员当裁判,因初选办法引发党内宫斗,让好不容易回升的国民党形象再次下坠,不如展现高度和胸襟,致力改造党务,为党建立公正的初选制度。

无可否认, 2016年国民党败选后,民进党政府不惜以违宪违法手段追讨党产,党务运作几乎无以为继,还是吴敦义扛起党主席重担,党产被冻结后,每个月至少需要3千万元维持基本的党务运作,也是吴主席到处张罗,才能在危急时刻稳定军心,终于赢得九合一选举的胜利。

吴敦义的贡献当然不能否认,但政治人物的初心非常重要,初心于公,是政治家;初心于私,就是政客。吴敦义夫妇在党内成立“蓝天志工团”,积极举办营队活动,吸引大专院校青年参与,原本好事一件,但夫妇两人分别担任总团长、全国辅导委员会总召集人,虽说蔡令怡担任义工用心可贵,但夫人直接参与党务运作,党内却有不同的看法。

吴敦义和洪秀柱争夺党主席时,后援会粉丝专页上不点名暗讽洪秀柱“蓝皮红骨”,引爆柱粉不满,反控吴是“蓝皮绿骨”的“独台”。原属国民党体系的青溪妇联会在党主席选举时,曾强力支持洪秀柱,蔡令怡在2017年另外创立青溪妇女会,被外界认为是要跟青溪妇联会互别瞄头。

马英九和王金平曾爆发政争,朱立伦和洪秀柱曾闹出换柱风波,2020大选启动前夕纷纷上演和解秀,吴敦义和洪秀柱及深蓝间的矛盾却迟迟未能解开。吴安排核心党务主管,被认为是厚植个人势力,加上夫妇两人都曾惹出严重的失言风波,这些细微处的缺失,都成为党内反对吴敦义代表国民党角逐下届总统的依据。

吴敦义最大的致命伤,还是他长期不受民调青睐,诸如“白海豚会转弯”、“白贼义”等负面形象,始终如影随形。尽管吴多次喊冤,也确实是不白之冤,但无奈众口铄金,吴不善经营人际,不愿提携后进,导致政坛打滚几十年竟无子弟兵。虽自认是无私无欲,为自己的清廉和马英九一样的不沾锅而自豪,却被外界封为孤鸟,孤单的他,面对媒体总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却引不起共鸣。

吴敦义自认韩国瑜的空军和陆军都由他引入而有功。但选后韩国瑜热情出席王金平在高雄市举办的感恩餐会,却避开吴敦义在高雄办的南投同乡会场。和吴关系亲近的南投县长林明溱,开第一枪反对美式初选,呼吁高层赶快以全民调决定总统人选,“民调低的人不要硬要出来”,再次印证吴虽然有过人的才干、雄辩的口才,却不善经营人际关系。

韩国瑜曾以打麻将暗喻,有意争取总统提名的马吴朱王,其中一人相公不能胡牌,一人“天听”上手就等胡牌。外界认为吴敦义少了“民调”这张牌,只能是相公。

不过,国民党马吴朱王四大天王,民调都输给台北市长柯文哲,朱立伦支持度最高,仍然略逊一筹。换言之,如果国民党不自知,九合一选举是民进党的失败,而不是国民党的胜利,如果国民党总统提名初选闹得风风雨雨,在两岸政策上抱残守缺、踯躅不前,任何人夺得党内初选提名,最后还是可能被民进党或柯文哲击败。

所谓大位不以智取,成功不必在我,吴敦义大可不必强求争得提名。反之,在党主席位子上,全力为党提名总统及立委参选人抬轿,不论是个人形象或对党重返执政的贡献,将是无人可以撼动。不仅能和未来的总统平起平坐,成为党政运作超然的仲裁者,更能以党主席身分出席国共平台,和对岸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会晤,没有行政包袱,更有空间为台湾争取最大的福利,吴敦义何不弃一时之名器,而留历史之大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