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战云密布 门罗主义变本加厉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南美产油国委内瑞拉政局动荡战云密布,美国不排除军事介入支援反对派,委国总统马杜罗拒绝屈服,下令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俄罗斯高调力撑马杜罗,更令局势错综复杂。委内瑞拉经济崩溃民生疲惫,走上铁腕专制管治歧途,马杜罗难辞其咎,然而反对派领袖在美国撑腰下自封“临时总统”,形同政变,同样不应该支持。美国介入拉美国家内政,再次企图推翻委内瑞拉左翼政府,突显美国门罗主义未见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利比亚叙利亚内战仍在淌血,惨况不忍卒睹,各方应悬崖勒马,勿让悲剧散播。

委国左翼政权盛转衰

反对派政变美开绿灯

上月马杜罗宣誓连任总统,反对派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o)指控马杜罗选举舞弊,自行宣誓就任“临时总统”,华府带头承认,欧洲国家和拉美地区多个亲美政权,纷纷表态支持瓜伊多。委国“一国二主”乱局持续接近3周,迄今宣布承认瓜伊多的国家超过30个,马杜罗如履薄冰,地位岌岌可危。

委内瑞拉内战危机浮现,各方剑拔弩张。马杜罗政府指控美国包机近期频密偷运武器入境,协助反对派夺权,又强调不会容许美国以运载救援物资之名入侵委国。反对派和美国则抨击马杜罗罔顾国内人道危机,要求重新大选。反对派“临时总统”瓜伊多表示快将采取行动,强行打开边境通道,让欧美人道物资入境,特朗普更表示不排除出兵。俄罗斯则带头抨击美国企图干涉委国内政,最近有关俄国雇佣兵进入委国保护马杜罗的传闻,更是绘影绘声,真假莫辨。

美国高调插手委内瑞拉政局早有先例。2002年,委内瑞拉发生军事政变,企图推翻时任左翼总统查韦斯,当年中情局暗中支持政变军人,已是公开秘密。今次委内瑞拉乱局,美国的角色依然突出。根据《华尔街日报》的说法,瓜伊多自行宣布出任“临时总统”前一晚,曾接到美国副总统彭斯的电话,彭斯承诺美国将会支持他,变相为反对派政变开绿灯。

当然,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委国左翼政府叱咤风云10多年,沦落到如斯景况,或多或少是咎由自取。21世纪初,委国左翼总统查韦斯上台,将石油产业全面国有化,利用丰厚石油收入,推出大规模扶贫助弱和教育计划,令他广获基层老百姓支持,然而查韦斯的社会主义路线,过度依赖石油支持,经济过于单一化,结果埋下了崩溃伏线。2013年马杜罗接棒后,既缺乏查韦斯的个人魅力,又遇上油价暴泻,政府应变无方,国家经济顿陷危机。

过去4年,委国多达300万人逃离国家,马杜罗为了稳定局势,管治趋向专制铁腕,惹人诟病。然而华府亦不过是以民主作为幌子,企图藉委国反对派之力,颠覆当地左翼政权。当前华府对待委内瑞拉的态度,跟2017年中美洲洪都拉斯选举舞弊风波,可谓对比鲜明。当年美国政府力撑洪都拉斯总统靴南迪斯连任,尽管欧盟观察员发现选举舞弊严重,美洲国家组织更要求重新投票,然而华府却力排众议,承认靴南迪斯胜出。对于选举舞弊问题,华府仅呼吁洪都拉斯不同党派展开对话,修补政治撕裂,落实选举改革;对于选举后政府镇压反对派示威导致多人死伤,美国国务院仅促请“所有派别”勿用暴力。

美谋重新控制拉美

大国博弈再起波澜

华府两张嘴脸看待拉美地区选举争议,突显美国从未改变奉行近200年的门罗主义,仍旧视拉美地区为美国利益后院。19世纪初,美国提出门罗主义,美其名是美洲人决定美洲事,实际就是将整个拉丁美洲纳入美国势力范围。近两个世纪以来,美国屡屡介入拉美,伸张政经利益。冷战期间,美国为遏抑拉美左翼力量,支持智利巴西军事独裁政权,甚至直接派兵,推翻违逆美国意旨的拉美政府。冷战结束后,华府踌躇满志,以为整个拉美都在掌握之内,未料踏入21世纪,左翼力量在拉美多国先后上台,不再事事以美国为马首是瞻,当中尤以委内瑞拉反美立场最鲜明,成了华府头号眼中钉。

2013年,奥巴马政府名义上宣布门罗主义“结束”,惟实际上美国并未放弃影响拉美地区事务。特朗普上台强调“美国优先”,前任国务卿蒂勒森公开称赞门罗主义,更标志门罗主义全面复辟。有感过去10多年中俄在拉美影响力显着上升,华府决意把握近年拉美左翼退潮的机会,力图重新加强控制拉美。委内瑞拉局势掀动大国博弈,原因亦在于此。俄罗斯在拉美已没有太多着力点,委内瑞拉是仅余最有影响力的区内盟友,克宫不想轻易放弃;至于中国则在委内瑞拉有很多投资,中方一贯政策是反对干涉别国内政,惟同时亦乐意跟任何政府合作打交道,预料北京将谋定而动,避免一面倒押注在委国政府或反对派其中一方。

美国要推翻马杜罗,不一定需要亲自军事介入,据悉华府已在接触委国军方,试图分化军方高层对马杜罗的支持,此外美国也可以驱使巴西和哥伦比亚等区内右翼政权代劳。委内瑞拉局势走向仍有甚多变数,各方需要保持克制,避免引爆战争和人道灾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