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剿韩”总攻击是自暴其短

字体大小:

高雄市长韩国瑜对两岸关系频发议论,激起府院全力反扑,发动“讨韩总攻击”。蔡英文亲自发文重炮猛攻,“没有指腹为婚这回事”,还以“多了好几位陆委会主委”酸韩国瑜。陆委会则严词警告韩市长,登陆推销农产品不能与陆方签署协议,并拒绝上海台办主任李文辉会晤韩国瑜的要求。一时间,打韩、防韩似乎成为蔡英文的施政总目标。

韩国瑜不过是个民选地方首长,在高雄都尚未站稳脚步,却受到中央如此“另眼看待”,实属罕见。苏贞昌组阁后,施政未见新局,却不断直播抢扮网红“接地气”,摆明了是向韩国瑜学习。可见,韩国瑜的“白话施政”几成为网路政治的定音槌,蔡政府必须强打预防针,以免事后消毒无效。

韩国瑜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形容美台关系是“先友后婚”、台日关系是“先婚后友”、两岸关系是“指腹为婚”,更用“你侬我侬”描绘两岸的“感情世界”。这点,俨已超越柯文哲的“两岸一家亲”,当然踩到民进党的痛脚。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立即指正,无论是“先友后婚”或是“你侬我侬”,都要拒绝“恐怖情人”。蔡政府全力防陆抗陆的倾独路线,当然容不得“韩式语录”延烧,必先除之而后快。

韩国瑜以直白用语走红全台,他能维持网红声望不坠,就在于他的说法简洁易懂直指核心,连老妪都解。对于他要登陆推销农产品却屡受蔡政府掣肘,韩国瑜直说蔡总统不负责任,全面执政却不敢推台独、又不承认中华民国,什么都不要,国家将何去何从?韩国瑜并呛蔡英文只要权力,这也让民进党政府下不了台,因而展开强力回击。

对韩国瑜的质问,蔡英文强调,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努力壮大台湾,强化国安。她并称,相较于“过去的中华民国”,“我更在意的是中华民国台湾的现在与未来。”这句话,其实更落人口实。总统把中华民国称为“过去”,又说“中华民国台湾”才是现在与未来,印证她“既不承认中华民国,又不敢台独”的暧昧。这也导致韩国瑜再度叫战,要她讲清楚说明白。

近日,美国已明白表示不支持台独公投。对于中共武力犯台的可能,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说,美军须为台湾的安危冒生命危险时,美国领导人势必得权衡利弊得失,看牺牲是否符合美国利益。美总统川普曾问道:“保护台湾,我们得到什么?”连美国也把“独立公投”视为洪水猛兽,凡事唯华府是瞻的蔡政府,哪敢轻越红线?既不敢独又不愿统,蔡英文只好以“过去中华民国”来打混,也暴露她进退两难的窘况。

讽刺的是,蔡英文和苏贞昌相继引用数据夸耀去年农产品销陆的佳绩,却反而更显示自己的心虚。如果成绩真的这么好,为何去年选举农业县全面倒戈造反?在野党更点破,去年输陆农产的好成绩,泰半是民间与蓝营执政县市争取来的,民进党根本就是在割稻尾。蔡政府既以防陆堵陆为政策主轴,又要窃取他人的努力当成政绩,既昧于现实,又自相矛盾,怎能不招惹农渔民反感?

蔡政府倾全力打“剿韩”之战,其实并不明智。其一,这种“上驷对下驷”的打法,反将抬高韩国瑜的声势,更增添其锋芒;其二,中央政府对地方首长如此忌惮,只会凸显民进党器量狭小及政策失当;其三,这极可能逼使韩国瑜从总统大选的“假想敌”变成“真对手”,最后威胁蔡英文的连任之路。无论如何,蔡政府不正视自己施政无方,却妄想以攻击代替防守来打击敌人,只是自暴其短。

民进党无能在内政与两岸问题上拿出有效对策,又企图以“零和主权”论来刺激两岸对立,这是把国家的危机当成政党与个人的赌注。民进党已兵疲马困,于此可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