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稳”是中国的艰巨挑战

字体大小:

作者:李沃墙

中美第一波贸易战始于特朗普在2018年7月6日,正式宣布对价值约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包括机械、电子产品与高科技设备,汽车等课征25%关税。中方也随即宣战,对原产于美国的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贸易战虽非兵戎相见,却是一场杀人不见血的战争,其冲击扩及政经各阶层,严重性不亚于刀光剑影,对老百姓的影响深远。

贸易战冲击面广大

有感于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去年7月底主持政治局会议时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扩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务必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等“六稳”工作;并于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又再度重申,绸缪变局。

其实,“六稳”反过来说,就是有“六不稳”需要稳定。一、就业方面:因贸易战冲击中国经济,引发不少企业倒闭,再加上外资撤资,均导致下岗工人增加。此外,去年大学毕业生834万人创历史上高峰,徒使就业益加严峻。根据瑞银估计,受贸易战影响,中国出口相关产业的潜在失业人口,可能高达150万。

二、金融方面:去年一整年,人民币波动异常加剧,曾多次濒临“破7”关卡;A股跌幅为全球最大、外资大举撤出;市场资金相形紧缩,债市违约率节节上升,金融市场可谓乌云笼罩。

三、外贸方面:据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4月后出口成长保持稳定,特别是9至10月因提前出口避贸易战之故,出口年增率反而上升至14.5%及15.6%,表现极为强劲;但11月受贸易战影响显现,骤降至5.4%,且对美出口减少25%。紧接着,12月所公布的进出口双双下降。其中,进口下滑7.6%,创两年半以来最大降幅;出口则是下降4.4%,亦创下两年以来最大降幅。出口先甘后苦,拖缓全年经济成长。

四、外资方面:泰半在中国的外资企业系以产品外销为主;不少外资因担忧贸易战升级,加上中国经商环境变差,纷纷转移生产基地,撤出中国。而外资撤出让中国金融及外汇市场雪上加霜。

五、投资方面:长期以来,投资一直是中国GDP占最重的经济成长引擎;但自2010年后,固定资产投资成长即急速下滑,主因来自于严重的产能过剩;加上国有企业改革,使得私营企业借贷难上加难,民间投资意愿裹足不前。而由政府主导的基础建设与房地产投资,却难以有效提升整体投资。

六、预期方面:意谓当前经济怎么看?运行趋势如何?接下来该如何做?换言之,对景气走向判断是否正确,预期是否理性精准,将影响经济决策。

多箭齐发全面应战

面对“六不稳”,中央与地方多箭齐发,财政与货币政策双管齐下。包括全国各地近期密集出台稳就业措施、人行接连5次降准挹注流动性,稳金融及人民币汇率、减税降费、扩大地方债发行稳投资、开放市场稳外资等措施,可说是多箭齐发,全面应战。

以往面对全球金融海啸或亚洲金融风暴,中国都能展现高效治理能力,比世界各国的因应表现都好。这次面对特朗普发起的对中贸易战,其挑战不下于此前的全球金融海啸,中国能否再次展现优异的治理因应能力,把六个不稳稳住,令人关注。

(作者为淡江大学财金系教授兼两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