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被太阳花绑架的日子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高雄市长韩国瑜提出“高雄自由经济示范区”(简称自经区)构想,反对声浪如排山倒海而来;各种光怪陆离的反对理由纷纷出笼,总结一句就是“想都别想”。只是,在资讯透明的时代,蔡政府急于封杀韩市长的施政构想,防堵“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财”政策成功,“司马昭之心”台湾民众都看在眼里。若蔡政府无法放弃“以经促统恐惧症”及“党利大于国利”的狭隘思维,高雄自经区将成为“辣台妹”的魔镜,让人民看穿民进党只会打恐吓牌骗选票,及“党大于国”师心自用的真相。

反对高雄自经区的说法,包括财政部长苏建荣说,自经区会造成区内区外的不公平待遇、海关人力无法负荷;国发会陈主委说,已有六港一空的“自由贸易港区”和桃园航空城及屏东农业科技园区,“高雄港目前已经享有相关优惠”,认为“全国就应该是个自由贸易区,不应该再去分”。苏部长继续加码:“自由经济示范区…必须要大家共同讨论,要考量是否伤害租税公平竞争,及洗钱防制问题”;农委会陈主委认为“自经区对农业部门反而是伤害,因食品业者不使用台湾农产品当原料…”。国发会郑副主委更有神来之言:“若现在设立自经区,中国大陆制造的产品恐怕有机会洗成台湾制造的产品”。

财政部还书面补充说,目前自由贸易港区拥有114家事业,去年贸易值达7599亿元(新台币)。意指绩效良好,不必另起炉灶。行政院长苏贞昌更直言“四个不可行”,除了重复上述说法,更强调大陆制造可能变成台湾制造,让台湾被当成是“大陆的共犯”。

任何对台湾经济前景仍有期待的台湾人,看到政府领导高层的这些反应,大概都会有一种感受,就是台湾的前途已经快被这批人给葬送了。这些高层官员们看来都严重缺乏国际观,不知其他国家在如何发展经济,但凭部属找到一些塘塞的“理由”,就火速拿来充当反对的法宝。许多理由根本是外行人才会说的笑话,如“大陆制造可以变成台湾制造”,完全不了解国际贸易的“原产地规则”(Rule of Origin)有严谨的定义和规范,不符合增值规范是不可能拿到台湾制造证明书的,却拿来忽悠不懂得的台湾人。在不懂装懂之下,连过去会敷衍两句“我们研究看看”,再婉转拒绝的“官式太极拳”都不见了。国家大政交给这群人玩弄,焉能有所期盼。

世界银行在2007年做过统计,全球127个国家约有3000个各式各样的经济特区被发展出来。台湾高雄的加工出口区在1960和70年代取得全球着名的成就之后,就在全球风起云涌。大陆80年代在深圳等几个以制造为主的特区获得巨大成功之后,继续在上海等地设立以服务业为主的“自由经济试验区”。

而后包括越南、俄罗斯、印度、柬埔寨、伊朗、波兰,甚至台湾南邻菲律宾都在大搞经济特区。若您认为这些属于后进国家,那么看看台湾的劲敌韩国如何处理。韩国在2003年后陆续设立了八个经济特区,最重要的“仁川自由经济区”,由松岛国际商务区、永宗岛和青萝组成,面积广达209平方公里,是个集国际贸易、金融、物流、商住、国际医疗、国际学校、旅游和高科技于一身的东北亚经济中心和绿色、低碳、永续的生态城,入驻公司和个人皆享租税减免(3年免税后2年减半,或5免2减半)等优惠,外国人可以完全拥有土地,目标是要成为全球三大自由经济区之一。

被蔡政府奉为圭臬的日本呢?首相安倍在2013年通过“国家战略特区”相关法案,迄今经过三波在“东京圈”等10个地区建立国家战略特区,分别有吸引全球企业设立商业基地、争取国际医疗、吸引国际旅游、设立国际学校、推动农业生产规模化等不同目标,藉由开放城市建筑容积率、医院病床限制、放宽农地租用限制、开放公校予民资经营、延长外人雇用期限等各种措施,来松绑管制较多的领域,追求特区的经济发展。

3月18日就是太阳花学运5周年的日子,民进党制造“以经促统恐惧症”绑架台湾经济,5年来台湾经济更差,人民生活更苦。韩国瑜去年掀起的“韩流”,正是对经济全面自由化趋势的平反,民进党如果拒绝反省,人民就用选票让她重新在野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