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兴起、跌落与再起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在两大党轮替结构下,蓝绿恶斗愈来愈尖锐,两党执政轮替三次,诞生了三位风光一时的政治明星,但他们带给台湾的,不是承诺与愿景的兑现,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及蓝绿恶斗造成的发展困境。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从1992年开始执行有关民众政党偏好分布的研究,从2011年开始,中间选民比重从30.4%逐步上升,2017年超越蓝绿总和,2018年更达到49.1%,两党支持者的总和则同步下降。

在不满蓝绿的社会氛围中,打着超越蓝绿的柯文哲,以“白色力量”得到非蓝非绿中间选民的支持高票当选台北市长,并成为一方之霸,举手投足都成为政治焦点。柯文哲的兴起象徵台湾人打破蓝绿枷锁的渴望,也成为柯必须承担的责任与使命。但所谓打破蓝绿,不是模糊的非蓝非绿、忽蓝忽绿,更不是蓝绿两边讨好。

去年“九合一”选举,柯文哲有惊无险连任成功,对比2014年掀起的滔天巨浪,不再威风八面。选后“韩流”继续发威,柯P更显得星光黯淡,似渐渐走向边缘。从Google Trends数据来看,今年以降,韩国瑜的搜寻热度已达到柯的三倍。

柯文哲的支持度随着网络声量下滑而降低,不令人意外。年初数份2020总统大选民调,柯文哲不约而同都拔得头筹,如今已出现颓势。根据本报3月4日至5日间最新的2020大选民调,柯的支持率已落后韩国瑜9%,随后其他媒体民调也显示,不但韩国瑜遥遥领先,连朱立伦都已超越柯文哲。前民进党大老沈富雄直言“柯郎才尽”,2020可能弃而不选。

柯文哲的跌落,绝非中间选民放弃超越蓝绿理念,重拾顏色政治,政大选研中心调查数据呈现得非常清楚,厌恶蓝绿的中间选民仍在增加。由此来看,柯文哲网络声量与民调的下滑,是他个人的挫折,是白色力量的失败,而非民意趋势的改变。

为何以超越蓝绿的政见兴起的柯文哲,会在人民更加厌恶蓝绿的同时,声势反而下滑呢?似乎可以反证,主张超越蓝绿的柯文哲崛起后,不但未改变蓝绿对抗的结构,反而投机取巧游走蓝绿之间,企图利用蓝绿对立,谋求个人的政治利益。

在2016年民进党执政前,社会“讨厌国民党”,柯文哲选择批判蓝营,获得丰厚的政治利益。民进党执政后,蔡英文施政无能、态度傲慢,社会开始“讨厌民进党”,柯文哲转而批判绿营,人气因而翻红。但当柯发现自己批评过头,民进党可能自提台北市长时,又回过头以支持蔡英文连任进行利益交换,虽然最后未成功,但向绿营妥协的行为无疑背弃了原先的立场。

柯文哲眼见韩国瑜声势暴起,且与民进党复合无望,日前高调拜会象徵贪腐与造成社会蓝绿对立的始作俑者陈水扁,企图讨好深绿势力,这不但是对非蓝非绿承诺的背弃,更是向贪腐妥协,包庇贪污就是贪污,令人不齿。

政治,讲究对人民的诚信。非蓝非绿,指的是跨越蓝绿,而非游走蓝绿、忽蓝忽绿。以超越蓝绿起家的柯文哲,获得权力后未认真解决蓝绿恶斗现状,反而乐在其中,企图游走两边沾尽政治好处,放任社会在意识形态对抗中冲突不断,难怪许多当年的支持者失望痛心而转身离去。

柯文哲因操作世代对立议题而赢得政治桂冠,青壮世代支持率动辄六、七成,从本报民调来看,现在已跌落至四成多, 50岁以上的支持率大抵只有个位数。所以说,打着超越蓝绿却操纵蓝绿,高呼世代正义却放任世代对立的柯,在挂着蓝旗的非典型国民党韩国瑜出现之后,不再是无色选民的唯一选择,如今仅能获得两成多的中间选民认同,与韩不分伯仲。从此来看,“韩流”之所以能持续发酵,正是柯文哲游走蓝绿的恶果,使得无色选民不再寄托柯,转而拥抱韩的映照。

从神坛坠入人间,柯文哲必须正视民心变化,痛定思痛,审慎反省,不能再将无色选民视为铁票,违背承诺而恣意游走蓝绿,因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柯必须检讨,为何中间选民比例上升,自己声望却下降的民心趋势,承担起改变蓝绿、引领无色选民、走上两岸心灵契合大道、改变台湾政党恶斗宿命的重责大任,才不会步上陈水扁、马英九等政治明星殒落的后尘。柯文哲能否再起,于2020产生关键作用并改变台湾,操在他自己手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