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独揭竿而起:赖清德给蓝绿两党的考题

字体大小:

赖清德剑指总统大选,他精心准备的出征檄文,吹响台独号角。他称为“捍卫台湾”勇敢承担,要借初选“说明要将台湾带向何处”。赖清德直接点名韩国瑜为对手,更将韩国瑜挑战蔡英文的台湾路线问题,直接搬上他和蔡的对决擂台。“赖清德考验”不仅出题给蔡英文,也迫使国民党的经济牌必须因应“并吞恐惧”的效应。

据称蔡总统前一夜即得知赖清德要登记初选,面对同志突袭,蔡英文坚定反制,要大家和她“走在一起”。赖清德直指,民进党当前情势比2008年还要险峻,明年若大败,失去的不只是民进党的政权,台湾的主权和民主也将陷入空前危机。蔡英文则强力反击,称“国家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自称“一步都没后退的总统”。

绿营担心蔡赖重演当年苏谢争大位事件,但赖清德的自我定位,是超越党派的国家路线之争,甚至以“裸选”方式呼吁党内同志无须选边。反观蔡阵营在社群媒体强力动员,英系公职集结正国会、海派等友军“呼群保义”,多位地方诸侯竞相表忠高喊团结,显示山雨欲来。但这也令人质疑:若蔡英文正带领台湾走在正确路上,早将派系绑在抬轿内阁里的她,又何需动员国家级军团围攻一介平民?

赖清德民意支持度高过蔡英文,这显示目前民怨对蔡英文的反感更深。蔡总统手握行政资源,两人竞争各有擅场,但这场赛局被定位为台湾路线之争,蔡英文面对韩国瑜与赖清德的挑战,无法再闪躲“要将国家带向何方”的质疑,甚至必须自证其“抗中”与台独无异并非装腔作势,且较赖清德的急独路线更具可行性。

蔡英文争逐大位时,争取到社会中间力量支持,足以抗衡台独基本教义派,这也是赖清德在上次总统大选放弃挑战的主因。然而,蔡英文的治理失能滥权毁制,加上党国资源被少数派系把持,使其民意基础尽失,以致必须改采“抗中保台”争取连任。这个形势,也意味赖清德的挑战时机成熟。

赖清德卸任阁揆时,曾留下一句颇堪玩味之语:“有缘的话,会在壮大台湾的路上再度相逢”。这次立委补选,民进党在台南铁票区拼最后一口气撑到惨胜,让他自认有必要挑战蔡英文,才能保住2020的总统及立委选举。

在赖清德的强攻下,台独诉求势将拉高成为明年总统大选的主轴,这与多数民众期待的改善民生经济恐是南辕北辙。在此,便撞到了国民党的软肋。目前国民党或韩流的“经济牌”其实都相当松散,对改善两岸关系的论述也仅止于空泛呐喊,而疏于论述经济与主权之间的平衡及对策。然而,人民不只害怕挨饿挨打,更害怕主权受制于人。这个疑点不讲清楚,不仅将让蔡英文有空间不断操作国安牌,也会让更激进的赖清德有机会将大选议题定锚在积极台独,借此操弄民心以巩固权力版图。

无论赖清德的挑战是止于党内初选,或将面对蓝白挑战大位,这场国家路线之争,对台湾的政党政治将产生一条分野线效应。一旦赖清德把民进党从“暗独”带向“明独”,国民党要的是“和”是“统”是“交流”,也必须有更深的论述及思考,不能只是装模作样。

民进党总统初选采全民调,蔡赖两人的国家路线及保台政策的辩论,将对形塑选民意见具相当影响,毕竟这是民进党多年来没说清楚的事。相对而言,一味忙着卡位却缺乏论述的国民党,便可能被比下去。蓝营不能因对手分裂妄想以逸待劳,反而须对民意在此变局中的走向戒慎恐惧,并留心对手成功整合的加分效应。

与其不断算计初选制度,蓝营更应管控的是初选的冲突伤害,关注两岸政策与主权问题的平衡;否则,如何让人民相信国民党是更安全可靠的选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