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全民征召韩国瑜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高雄市长韩国瑜出访港澳深厦拼经济,获致空前成果,赢得热烈回响,却遭到民进党政府和泛绿媒体的疯狂围剿,各种“被统战”、“投降”、“卖台”、“叛国”的抹红、攻击接踵而至,陆委会更祭出可能重罚、刑事追诉的威胁恐吓。这显示从去年“九合一”选举后,人心思变、民众渴望过好日子、发大财的“韩流”大势,不仅没有退潮,而且愈烧愈旺,已经让民进党政府色厉内荏、慌了手脚;但愈是强力围堵,愈是造成民怨翻腾。而人心所向的大形势,也越发凸显韩国瑜投入2020大选的迫切性与必要性。

尽管韩国瑜参选总统的态势,似乎越来越明显,但众所周知的是,韩国瑜参选的正当性,始终卡在对高雄市民的“契约承诺”,以及国民党能否找到让他有理有节参选总统的两全办法。所谓“两全”,既要让韩国瑜有足够强大的理由与民气,使高雄市民能体谅并接受韩市长的抉择;也要让国民党在尊重体制、公平竞争的基础上,务实推出真正最能胜选的候选人。更重要的是,上述的两全办法,应该获得社会多数中性选民的认同,才有可能进一步获得最后大选的成功,而不是只流于一时权谋算计的短暂快意。

历经熙攘浑沌,目前国民党对韩国瑜如何参选总统,看似无解,却隐然已有共识,也就是採取“征召”的方式。而採取征召要能落实执行,最关键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党主席吴敦义,他可谓是启动征召的发动机,另一个是目前党内除韩国瑜之外民调支持度次高的朱立伦;有这两人的认同支持,征召韩国瑜才有可能成事。吴敦义已充分表达应“征召”的想法,朱立伦虽不反对征召,但在征召的时机上有异议。

其实蓝绿两党的初选办法中都有征召,说白了,征召的设计原本就是为了处理特殊状况的“弹性应变”,最终目的无非是为了胜选,如果太过于计较征召的技术问题,导致变得碍手碍脚、难以征召,岂不变成本末倒置?

当年前台北县长周锡玮争取连任时,遭到马英九、金溥聪以民调欠佳为由,硬是临阵换将改为朱立伦,连征召的程序都免了。立委陈明文从国民党带枪投靠民进党竞选嘉义县长,民进党马上撤下自己的提名同志,为的不也是陈明文更能胜选!最耳熟能详的当属国民党的“换柱”争议,都已然经过全代会通过提名了,竟然还可为了“大局”而翻案撤销,重新征召!说穿了,前例实在不胜枚举,如果最后败选了当然会被检讨痛批,胜选了就是因时制宜、理所当然。

政党存在就是为了赢得选举、实现党的主张与路线,而征召就是为了体现政党目的的手段。征召当然不能滥用,必须真正抓住民心有所本;征者征求也,召者召唤也,必须要求得真正能胜选者,召唤出民心真正的支持。

从一些绿媒最近的评论与质疑,恰好也可以看出韩国瑜的可能参选,已经使绿营与独派的危机意识不断升高,因此不断挑拨国民党吴、朱、王对征召韩的矛盾,“关心”起国民党会就此分裂;甚至连“国民党假戏真做,准备强行征召韩”、“随短暂的民粹起舞,征召韩是以劣币驱除良币”这些欲盖弥彰、颠倒黑白、不值识者一笑的假话都出来了!

高雄市民的“契约承诺”当然必须重视,国民党的初选机制也应该尊重,但韩国瑜参选的正当性应该有更高层次的认知,与更大格局的思考。韩的参选总统表面上看,是诉求台湾赢,高雄才能真正赢,也是因为不仅总统要赢,也能带动国会席次赢更多,才能确保再度换党执政的效能与路线。而从实质上的改变来看,韩流打破了过去几十年台湾深陷政治抗争、忽略经济民生的迷思,重新追求国家与政党为人民谋福利的本质。

选举是民心所向最现实的指标,除了“经济牌”已经压倒“主权牌”,台湾社会要想跳脱出恐共的心病、反中的迷障,重新制定务实正确的两岸战略,放眼当今政坛,也唯有韩国瑜有这样的影响力与抗压力。国民党如何征召韩国瑜?应该听的是广大中间选民的征求与召唤,是全民一起征召韩国瑜,而不是自困于政客间的缠斗与纠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