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湾总统选战——初选决定命运

字体大小:

作者:关仲然

台湾前行政院长、民进党的赖清德宣布参选2020年总统选举,台湾媒体形容为“投下震撼弹”,为蔡英文争取连任带来第一个挑战。去年8月,赖清德曾公开说过支持蔡英文,不会选总统。当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后,给予赖清德最好的机会(或借口)推翻自己,决定要“捍卫台湾、承担责任”参选总统。赖清德参选声明一出,引起不少民进党人担心,立即传出“呼吁团结”、“没有分裂空间”等说法。

另一边厢,国民党也不见得有多团结。朱立伦、王金平已开腔参选,也有背后操盘老谋深算的吴敦义、蠢蠢欲动的前总统马英九,还要加上口说不选(但很多人想他选)的韩国瑜,几个“太阳”(国民党的老大们)的互斗,比民进党的“蔡赖对决”还要激烈。从戏码、娱乐程度来看,两党党内厮杀不比两党对撼逊色。所以两党最后派谁人参选、如何选出候选人、候选人是否令党内的人心服口服,这对明年真正的总统大选将会有决定性的影响。

在比较政治学的理论中,政党如何选出候选人(candidate selection)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题目,当中牵涉(1)什么人可以代表党成为候选人、(2)谁可以有份决定和选出党的候选人、(3)候选人的代表性,及(4)政党选出候选人的方法。当民进党和国民党都需通过初选选出总统选举候选人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比较两党过去的初选方法,分析两党如何准备明年总统大选。

无论是选出立法委员候选人或总统候选人,民进党都比国民党更早引入初选制度(本文将集中讨论总统初选)。从1996年第一次全民直选总统开始,民进党就以初选方法选出总统候选人(分两轮,在第一轮后剩下彭明敏及许信良继续竞逐)。在第二轮的时候,两名候选人更走遍全台湾各县市,让所有公民(只需以身份证登记)都可投票选出民进党候选人。

这样的初选方法包容性极高,让所有人都可参与。但这种方法所选出来的候选人,却未必真的合乎党利益,党中央近乎失去影响力,而且公民参与的态度不一,导致某些特別投入初选的团体声音放大(当时参与初选投票的主要都是“深绿”台独支持者,他们因而支持更“独”的彭明敏)。因此在之后的初选,民进党都收紧了初选选民的资格和方法。

2000和2004年总统选举中,民进党都只有陈水扁一人参选总统,因此不需启动初选程序,直至2008年的一届才再有需要举行初选。当时有四人参加初选,初选方法改为只有党员可以投票,最后选出谢长廷为民进党2008年总统候选人。然而这种将参与资格收窄的方法,规定只有党员才能投票,又会加深党内派系之间的不和。所以在2012年总统选举的时候,民进党再次将初选方法改为“全民调式”决定候选人,这意味着能够参与初选者的资格,又一次开放至所有公民,但不再以投票方式,而是以民调方法选出候选人。

民调跟投票相比,参与的人将更有代表性,不会出现只有特定团体的人参与。这种方法,如无意外也会在今次民进党初选使用(党会先在蔡英文和赖清德之间协调;如未能协调,就会进入“全民调式初选”)。

相比之下,国民党几乎从未用过初选方法决定总统候选人。1996年的时候,李登辉否决以初选方法选出国民党候选人(他自己就成为候选人),导致党内的林洋港、郝柏村转投新党参加总统选举(同时,国民党的陈履安也一样脱党参选)。这种以党内老大哥“说了算”、从上而下(top-down)的方法选出候选人,排除了大部分人的参与,很容易令党内其他有意参选但不获支持的人另起炉灶。

国民党最接近以初选方法选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一次,是2005年的时候,国民党党主席选举,马英九大胜王金平,成为国民党主席,间接导致王金平主动放弃参与2008年总统选举。

国民党是到了上一届即2016年总统选举,才首次就总统候选人举行初选,但因为一众“太阳们”怕输的关系,最终只有洪秀柱宣布参选。虽然只得一个候选人,国民党还是要求洪秀柱需在民调中取得30%的支持度,才能代表党参选。洪秀柱最后虽能成为党的候选人,但临时又被党中央废除提名,由朱立伦顶上,酿成有名的:“换柱事件”。这件事揭示出国民党缺乏初选机制,当不再像以往一样有一言九鼎的话事人之后(或没有一枝独秀的人选),就很容易会闹出荒谬笑话。

赖清德参选,民进党有足够经验和机制选出候选人,至少可以令双方对党的初选制度信服。即使蔡、赖难免在初选过程(如辩论中)针锋相对,民进党的制度可以令落败一方愿意支持胜出的候选人,团结起来参选。至目前来看,蔡英文和赖清德都是做到君子之争。

相反,国民党至今也没有过一次像样的初选,即使党订立了初选机制为七成民调、三成党员投票决定候选人,党主席吴敦义却已多次放话,不排除“万分之一征召”,而征召的对象当然就是韩国瑜了。是哪个阶段征召韩国瑜?征召是否真的能得到朱、王同意?如果缺乏一个令人心悅诚服的初选机制,党内“太阳们”(特別是一些年事已高的“太阳”)会否孤注一掷,脱党参选?

民进党有蔡赖党争,国民党也有“太阳”乱斗。赖清德说:“大家要相信民主进步党,也要相信蔡英文总统,也要相信我。”单在如何化解内斗选出候选人这一关,回看历史,民进党似乎比国民党值得相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