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卡锡主义的幽灵正在台湾上空盘旋

字体大小:

蔡政府执政渐失民心,却不断拉高抗中态势,尤其九合一选举挫败后,反中情绪愈高亢。这股恐共浪潮,在韩国瑜访陆后,达到高峰。从绿营人士动辄扣红帽、控卖台的言行,辅以各项紧缩两岸、限制人民权利法令不断出炉,麦卡锡主义的鬼魅正笼罩台湾上空。

1950年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卡锡声称手上握有一分两百人左右的共谍名单,指控这些人混入了政府机构,是侵害美国利益的叛徒。尽管他提不出任何具体的证据,但在保守派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许多政界、公务员、好莱坞明星及学界人士在“国家安全有疑虑”的罪名下纷受到调查、监控、解雇或囚禁,人人自危,许多人的事业与人生都受到毁灭性打击。此后,凡公开指控他人有亲共而不忠于国家,却缺乏充分证据者,即统称为“麦卡锡主义”。

这是近七十年前的美国,但同样的情节却正在台湾活生生上演。一年多来,蔡政府对于两岸相关谈话、政策与立法,都不断往麦卡锡主义的道路走去。例如,民进党政府把许多对政府不利的消息一律打成“假新闻”、“假讯息”,或把源头推给“境外势力”或内部“有心人士”,认为其目的就是在影响政府施政,潜台词就是搞垮民进党政权。在“打假”声浪下,蔡政府不断进行《保防工作法》、《总统副总统选罢法》、《公职人员选罢法》、《反渗透法》等的制订或修法,加强设限。这些法令皆借着“国家安全”的理由形塑恐共氛围,遂行打击异己,掩饰执政无能。

年初“习五条”公布后,蔡政府变本加厉,除将九二共识扭曲成一国两制外,更不断限缩两岸人民往来的相关规范,已到了不惜侵害人权及工作权的程度。包括被民进党团列为优先法案的将退休高阶将领或政务官赴陆管制,从三年延长为十五年,被认为冲着马吴而来。如此不成比例的管制年限,连前副总统吕秀莲都大骂:“这绝对是恶法!”

除了严控退休高官,蔡政府更把矛头对准一般民众,拟修法限制申领中国大陆居住证的国民须放弃居住证五年后才能参选台湾公职人员,形同认定这些人都是“对国家不忠”的潜在罪犯。对于蓝军倡议的“两岸和平协议”,蔡政府更决定加设“三道锁”,包括国会双审议和全国性公投的高门槛,设下比修宪更高的关卡,咬定两岸协议必定是卖台条约。

在韩国瑜会见港澳中联办主任后,蔡政府的麦卡锡主义更升到新的高点。从蔡英文隔海呛声、赖清德脸书质疑、陆委会扬言开罚,到绿营市议员提告外患罪,在没有任何证据下,就把整个市府团队连同议员绘声绘影说成联共卖台的共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甚至连“韩国瑜若当选总统,国家将危如累卵”的恐吓言论都出笼,目的就是要把韩国瑜打成为“一国两制”背书的卖台者。陆委会更火速修改《港澳关系条例》,增订“韩国瑜条款”,要把两岸的门愈关愈紧。

近日网络上疯传一段蓝委陈超明质询国安局长彭胜竹的画面,他问:蔡政府要求韩国瑜赴陆要交报告,为何桃园市长郑文灿访美不用写报告?看不到国家机密文件的韩国瑜,为何连卖水果都有国安问题?到底“国家安全标准”何在?彭胜竹被问得哑口无言,凸显蔡政府铺天盖地的“文攻武吓”,只是利用叛国罪名制造恐共气氛,攫取民进党的政治利益。

一九五四年,在麦卡锡高喊“狼来了”的四年后,美国内外媒体开始质疑他一连串假反共真整肃的作为。那年选举共和党失去参议院多数,隔月参议院以悬殊比例通过决议谴责麦卡锡的行为“违反参议院传统”,结束了麦卡锡主义时代。可悲的是,时隔超过一甲子后,麦卡锡主义竟在台湾复活,而且还在扩大猎寻“罪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