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已不需要造王者

字体大小:

有句很粗俗的话,但我觉得用来形容现在国民党中央和韩国瑜之间的微妙关系很传神,就是“只有强奸,没有逼赌的”。人尽皆知,虽然现在国民党最强王牌就是韩国瑜,不过韩国瑜才刚当选市长,他也表达“2020不在考虑范围”,并且“完全没有意愿参与党内总统初选”的意思,同时国民党内也有其他“天王级”的拟参选人有意角逐提名,但国民党中央非常有趣,初选不好好办理,也不维持选务公平,反而想方设法地要让想选的没法选、不想选的非得选。

过去这段日子以来,国民党的提名简直就是一场拖拖拉拉的烂戏,既有制度不好好遵循,却突发奇想地要推“美式初选”,被舆论打枪后又来一个“党员投票比例增加”,再被抨击。两计不成,看看自家希望渺茫,干脆化身“造王者”,提议来个“征召领表”,总之就是“老子得不到,你们也别想”,要硬逼韩国瑜上桌。

这样的做法,放在人性的角度,逻辑其实还蛮清楚的。会这样做,就是“不甘心”作祟。吴敦义在国民党最惨的时候接任党主席,做得好不好另当别论,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几年来,在民进党各种有理无理的逼迫下,是吴敦义撑起这个党,让党工领得到薪水,让党能够运作。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特别是当现在有意角逐总统提名的太阳们,在国民党风雨飘摇的时候,纷纷袖手,让吴敦义一个人苦苦支撑,想来点滴在心头。如今曙光初露,国民党没死,还有那么一点机会的样子,太阳们冒出头来,还要指着吴敦义说你不够格,是人,都无法忍受。

外人哪里看得到吴敦义支撑国民党运作的苦处,国民党支持者要的是能带国民党重返执政的领袖,可偏偏吴敦义就欠缺这个,没几个人对他赢得2020总统选举有信心,所以支持度偏低。

制度在台湾政坛一向是工具价值,合用就高喊遵守制度,不合用便“修改制度,量身订做”。作为建制派的政治人物,吴敦义、朱立伦等人自不例外,所以冠冕堂皇的制度改革就跳出来了,一个不成,稍稍后退,再来一个,还不行,那就继续后退,发挥创意,于是“征召领表”和党中央要求党籍县市长和立委表态的傻眼猫咪就出现了。

苦心操持沦落到今日下场,其实吴敦义真的很“阿信”,眼见党内太阳们要跳出来收割,更是心有不甘。可是,政治不是请客吃饭的事,政党之所以存在,是有共同目标的支持者才有的。对蓝营支持者而言,国民党的胜利才是支持者的想望,个别政治人物的切身利益根本不在支持者考虑当中。当两者发生冲突的时候,居高位者的智慧就决定身后名声了。

政治人物不该被自己的情绪绑架,不可因怒兴师。政治人物应该像狮子般凶猛、狐狸般狡猾,既然事不可为,当机立断,建立自己的历史地位,才是正办。无论是否甘心,当下吴敦义主席最该做的就是扮演好国民党主席的角色,让自己成为制度维护者和利益仲裁者,要当真正的“造王者”,就该办好初选提名,让有意愿参赛者都服从自己建构的制度,给自己留下令名。别再去想造王,因为韩国瑜已经是王,无须再造。锦上添花地征召领表,徒增笑柄,没人会真正归功吴敦义的。

下台的身影是否美丽?下台后能否持续发挥影响力,其实都在此刻的一念之间。

(作者为淡江大学教授兼全球发展学院院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