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心事谁人知

字体大小:

作者:石齐平

美媒称,美国前总统卡特透露,川普(特朗普)总统首次给他打电话,想跟他聊聊中国。

卡特说,川普非常担心中国将“领先于我们”。卡特说,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自1979年迄今,美国在军费开支上已耗掉了3兆美元(约4.09兆新元),而在同一期间,中国把资源全投入到建设之上,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几乎在每一方面都走在美国前面。卡特还说,他知道川普担心中国或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

川普的前任,欧巴马(奥巴马)总统2009年上台未久,即向全球宣称“美国将继续领导这个世界100年:。10年后,一上任就强调要“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川普,却以难掩忧虑之情,担心美国地位将被中国取代。卡特为川普分析了其中原因,论点基本正确,但也只是针对美国的部分正确,却未能触及中国何以快速崛起的深层原因。

首先,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认识到当代中国的发展现象是“崛兴”,崛起加复兴。不能只看到中国GDP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了全球第二,而是必须理解到中国是“重返”第二,且继续在“重返”全球第一的途中。

近来,终于有极少数西方专家明白了中国在人类长远历史中的表现与地位了,人类过往30个世纪中,中国在前28个世纪几乎始终第一,中国由盛而衰是近代1840年之后的事。这里只分析中国何以能长盛之因,也是卡特未能尽言之处。

经济先贤亚当斯密在《国富论》指出,市场经济加私有财产两者合一的经济体制能确保国家致富,此一论点无论在理论及现实上均可证明为真,但非一体适用所有国家,缘由与民族性有关。

一个能与市场经济体制配套的民族性,必须是“勤奋、耐劳、聪明及在致富上有强烈积极性”,毋庸讳言,中华民族是全球为数不多具有此等民族性的民族,使得所有资源都能发挥最大效率,整个社会均能释放最大能量。更何况,中国还有西方历史学家汤恩比所指称的“天下主义”─对所有异文化的包容之心与吸纳能力,因此,除非遇上天灾与人祸,中国人民基本上都能过上好日子,并能维持长期兴盛。

近代中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后步入衰运,一再被帝国主义欺凌,直到1978年的最低潮。近五代的西方人认识的中国正是走下坡的中国,他们以为这是中国的“常态”,因此对近40年中国的崛起感到意外、不解,殊不知他们以为的“常态”其实是长远中国历史中极为特殊的“非常态”,让他们感到困惑的近40年的“崛起”,本质上正是中国从“非常态”重返中国始终位居全球前沿的“常态”之过程的开始。现实与趋势显示,就GDP概念而言,中国取代美国,重返全球第一的日子已经不远,大约在2030年前后。

川普焦虑是可以理解的,卡特的分析并不能尽释所有疑问,真正的答案还必须在长远历史中上下求索。

(作者为香港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