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菁英反弹压制不了草根崛起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人民不信任国民党,但支持韩国瑜,去年九合一选举才会跌破所有专家学者及媒体眼镜,不但让韩国瑜拿下国民党在野20年的高雄市,选战中创造的“韩流”,更一举击溃无能又贪婪的民进党。如今国民党初选群雄并起,加上郭台铭发动奇袭,“韩流”俨然趋向分裂,韩国瑜更发动对“假韩粉”的声讨,“韩流”似进入盘整。

探讨韩流的未来,需先探究韩流的本质。2014及2018年两场期中选举,先后造成蓝绿版图的萎缩,但这两场选战,本质上并不是国民党和民进党对决,而是基层庶民和体制菁英的对决。换言之,2014年是基层庶民击溃了国民党体制菁英,不是民进党。2018年击溃民进党体制菁英的,同样不是国民党,也是草根力量。前有马英九、连战、吴敦义、朱立伦和王金平,后有蔡英文、陈菊、苏贞昌和赖清德,全都受到重创。而出身基层、使用庶民语言的柯文哲和韩国瑜,勇于带领选民颠覆现状,先后搭上政治社会新浪潮,因而赢得信任,获得胜选。

胜选气势延续至今,无论从哪一家民调来看,韩国瑜和柯文哲的支持率都遥遥领先其他竞争者。美丽岛电子报本月16日至17日的调查,柯文哲虽显露疲态,但韩国瑜在遭受绿营全面抹黑、攻击后,支持率不减反增,尤其年轻族群的支持比3月的调查更明显提高,韩与柯文哲、赖清德互比式民调,得到37.3%的支持率,远高于第2名10%。

对比韩国瑜的高人气,蓝营体制内天王就显露老态,刚宣布投入国民党初选的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创造了强烈的媒体效应,而且对2020选情及韩国瑜的政治未来都产生关键性影响,他的支持率很快就超越蓝营老天王,不过,他是成功的企业家,在社会基层看来,还是代表建制势力,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对比韩国瑜,郭台铭的支持度仍略逊一筹。

韩国瑜的胜出关键在于韩粉的结构,并非全然是国民党支持者,更多是喜欢韩个人的特质和魅力,其中包括许多过去绿营的支持者。也就是说,韩流并非因为支持国民党而支持韩国瑜,反而因为支持韩国瑜而挺国民党,总统大选选票上如果没有韩国瑜,这一部分“韩粉”就会转身而去,不会支持其他参选者,出现所谓“非韩不投”现象。

一些评论认为,“非韩不投”的“韩粉”是深蓝族群,这是错误的判断。从民调结构来看,韩国瑜支持者最突出的部分是年轻、中间选民,这是长期以来国民党很难争取到的族群。几项最新公布的调查都显示,韩在年轻、中间族群的支持率甚至跟柯文哲不相上下,这是韩国瑜民调支持率领先其他蓝营参选人的关键原因。另外还出现一个独特现象,即使国民党的好感度下滑,韩国瑜的支持率却不受影响,韩国瑜的支持率似乎和国民党脱勾。

台湾20年的迷航之旅,受苦最深的不是体制内精英,而是被利用、欺骗的基层百姓。卖菜郎韩国瑜同样曾遭受蓝绿体制菁英的人情冷暖,因而成为基层庶民反抗体制菁英的代表。九合一选举的韩流与其说是“讨厌民进党”的集合,不如说是“讨厌民进党体制菁英”的集结,是企盼改变政客垄断国家前途的社会觉醒。

郭台铭投入选举约10天,已展现强劲实力,蔡正元等人的表态显示国民党政治板块可能出现变化。不过,最近几项对比式民调清楚显示,郭台铭面对柯、赖,并没有必胜把握,仅微幅领先赖4%,领先柯约9%;但韩国瑜领先两人超过10%,只有韩国瑜才可能在绿白合击中突围而出,带领台湾走向改变。

如果说,改变精英体制是世界潮流,也是台湾逆转命运必走的路,而韩国瑜是最被基层认同,最具备改变菁英体制能力的人,那么他就应责无旁贷承担责任,高雄市民也要大声说出“支持韩国瑜选总统”。如果唯一能改变国家命运的韩国瑜,坐视体制菁英继续把持国家,而放弃改变台湾、改变高雄的使命,那是对支持者的背叛。

韩国瑜有主观意愿投入2020大选,却引发体制菁英的反制,但只要韩坚定地与基层站在一起,宣示为基层人民发声,为基层人民承担,拒绝与体制菁英同流合污,则草根力量必源源而起,终将打破绑架台湾、拖累国家发展的体制菁英。人民才是菁英的头家,政治人物应当是人民的公仆,台湾要翻转颓势,就需要再一次的“韩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