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社会堪忧 “令和”迷惘中开局

随着德仁即位第126任天皇,日本昨日踏进令和新纪元,海内外多方善颂善祷。日本在平成时代经历“迷惘30年”,新时代为日本人在感性上带来新希望,然而,要突破经济困局和为国家重定方向,日本须继续在迷惘中探索,再创辉煌仍是一个难圆的梦。

迷惘主要在经济和国家定位两方面。德仁的父亲明仁30年前登基时,日本经济在国际上的表现一时无两,1989平成元年,全球五十大市值企业日本占了32家,日本汽车和家电横扫全球,由欧美到香港都随街可见人带着划时代的“随身听”(walkman),日剧、影音产品和电子游戏风靡各地青少年,日本企业收购美国纽约地标式大厦和荷里活电影公司,西方学者纷纷钻研日企管理以探求其成功之道,名学者傅高义的著作《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令自视为世界第一的美国大感震惊。

广场协议打残日经济

不少日本人当年引以自豪的元素,在90年代以后逐渐褪色,至今黯淡无光。部分当年叱咤一时的银行和巨企已经倒闭,股市楼价急插后至今未回复当年高位,今天港人追韩剧韩星多过哈日,网络新经济的亮点转了去美国和中国,手机在国际市场敬陪末席。经济经历过通缩和衰退,即使首相安倍晋三发“三支箭”刺激,去年增长都只是似有还无的百分之零点七。

就在平成元年,欧美联手向日本施压,签订《广场协议》,逼使日圆大幅升值,三年间日圆兑美元升了八成六,日本出口大受打击,经济泡沫爆破,陷入长期通缩,而多届日本政府都未能大刀阔斧改革,为经济发展闯出一条新路。

在这期间,日本战后婴儿潮新生代踏进老年,日本政府一向不欢迎移民,出现老年社会和少子化,人口出现萎缩,预计2050年总人口会下降到只有8800万。企业也因改革乏力,受到保守文化束缚,未能激发创新活力,不像美国能够破旧立新,形成新的增长引擎。

在这期间,中国全力推进改革开放,经济飞跃增长,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日本在政治和经济上都失去亚洲第一强国的地位。日本一直看不起的邻国南韩也高速发展,不断削弱其优势。

遏右翼思潮谋区内共赢

经济不景和民族自豪感受挫,造就了右翼势力的崛起,安倍施政目标是搞好经济和修订宪法,以提升日本国力和军力,在处理二战问题上什至不惜开罪中韩,并配合美国“重返亚洲”策略,成为遏制中国的棋子。明仁在这关键问题上,以其在国民心中崇高地位,坚持和平主义,为阻施政右倾发挥了道德制约力。德仁在即位仪式上,亦表明根据宪法承担职责,希望国民幸福、国家进一步发展和世界和平。

日本有超卓的工业和科研根底,近年积极研发机械人和飞行汽车等,研发者还构思明年东京奥运会由“飞车”点燃圣火。东奥将是展现推介新时代日本新动力的重要窗橱,日本经济除了靠本身实力和改革决心,还要避免让右翼思维损害与中韩等亚洲邻国的政经关系,谋求区内互利共赢,才有机会重振国力,恢复辉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