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 特朗普真的有本钱强硬到底?

来源:香港01

撰文:叶德豪

继特朗普上周五(10日)准时调高2,000亿美元中国货原有的10%额外关税至25%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也将在美国时间周一(13日)公布对其余中国货品开征同等关税的安排细节。

虽然中国并未公布详细的报复政策,《人民日报》周一就发表评论文章,声言“中国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并指“贸易战没有赢家,中国不想打,但也不怕打”。

即使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周日(12日)表示,习近平与特朗普有“很大可能”会在6月底的京都G20峰会上碰头,特朗普此番不断再加关税的势头,似乎预示着一场旷日持久、愈演愈演的关税战,并非没有可能发生。

问题是:特朗普真的有本钱打这一场关税战吗?

对华关税 是美国的全民减薪

虽然特朗普多次表示“关税本身就已经对美国有利”,库德洛周日(12日)就承认新增的关税将由美国企业支付,指出“双方都要付出”,又直言“双方都会受损”。

其实这一点,特朗普自己也心知肚明:他去年对华首两次开征、总共涉及500亿美元进口商品的25%额外关税,就主力避开了消费品,而集中在企业用商品之上,以图减少对大部份美国民众的影响,避免丧失支持。

后来的10%额外关税,也避开了大部份的衣物等消费品,不过却无可避免地波及电子产品、电源设备、家俱等,其牵涉中国进口货品总值近1,000亿美元。

另外,根据最近(2014年)的全球系统性研究,美国从中国进口货品中有大约25%是“中间商品”,用作美国厂商的最后生产工序。此等关税提升,将增加美国本土产品的成本,最后再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在关税效果逐渐浮现之下,美国的主要家用电器价格自2018年初以来,就上升了接近9%。

特朗普此刻上调原有关税之外,更似要在短期内对所有中国货开征25%的额外关税,在美国企业中短期内无法调整供应链的情况下,美国的消费者将要承受高昂物价,变相是美国人的“全民减薪”。

对于以“减税”为其最大实质政绩的特朗普而言,如何减少关税战对美国消费品物价的影响,将是其一大挑战。

强硬外交推高油价 难藏关税战影响

不过,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外交政策,却使他自己更难应付此一挑战。

美国近期同时向伊朗、委内瑞拉两个石油生产大国以制裁强力施压,势将对美国构成进一步的物价上涨压力。

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临时总统”瓜伊多(Juan Guaido)现已宣布会与美国“直接沟通”,探讨“军事合作”的可能,使委内瑞拉形势更为不稳。

在伊朗方面,局势更是紧张。美国本月初正式撤销对伊石油制裁的多国豁免,又派“林肯号”航空母舰驻守区内;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更突访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伊拉克,似有密谋计划。

而美国在当地的友好国家,也分别传出对伊朗不利的消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周日指有4艘商船在伊朗曾威胁封锁的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对开受到“恶意破坏”,似有暗指伊朗之意;以色列同日更表示伊朗有可能先下手为强,攻击以色列;沙特周一也声言有两艘运油轮遭到破坏。

伊朗革命卫队则发放强硬措辞,指美国的航母不是威胁,而是攻击目标。

除了伊朗本身的石油出口问题外,该区是国际海运石油要道,占全球比例超过三成,如果形势再趋紧张,油价料将急升。

此等国际形势的发展,势将推高几乎“人皆一车”的美国物价水平,以及企业的成本,使特朗普更难隐藏中美关税战的经济影响。

下一波联邦财政危机 月内杀至

除了对美国普通选民的打击之外,美国联邦政府财政的下一场危机已经悄然而至。这就是在9月30日之前必须解决的下一轮联邦预算争议。

犹记得年初延续五周的联邦政府局部停摆,使美国损失至少110亿美元。新一轮预算争议影响将更为严重。如果预算在限期前未获国会通过,联邦政府在10月将马上强制性扣减1,000亿美元开支,除了社会保障金及医疗开支以外的所有开支都会受到影响。

更严重的是,美国联邦政府高达22万亿美元的国债上限早在3月时用尽,目前财政部只以限制政府对公营部门退休基金的开支等“非经常手段”去维持营运,然而在会计手法上节省回来的空档将在9月底用尽,到时如果预算未获通过,联邦政府甚至有债务违约风险,引发经济衰退及全球金融危机。

而且,国债上限到顶的影响已陆续浮现:本年第二季的短期国债发行已逐渐减少;财政部在本月初也宣布本年7月至12月,财政部或被迫停止发债。

特朗普目前就新一轮兴建边境围墙经费、救灾开支等不同问题,与民主党处于胶着状态。而且,虽然财政危机迫近,华盛顿政坛却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政治斗争之上——在特朗普以“行政特权”全面阻止任何人与国会合作的情况下,民主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便指责特朗普是在迫民主党启动未得民众多数支持的弹劾案,以求取政治利益。

照此形势看来,这一轮国会财政争战料将成为另一场硬仗。因此,特朗普除非放任经济下行不顾,否则必定要在未来数月内缓解中美关税战,以应付国内政治的下一场战役。

中国之外的贸易冲突

除了美国经济、外交、国内政治形势等不利因素之外,特朗普在对外贸易争端之上,更不只要对付中国一国。他去年底与加拿大及墨西哥达成的《美墨加协议》(USMCA)如今似乎已死在国会手中,另外欧盟与日本也不愿在对美贸易谈判上轻易让步,而特朗普理论上更要在本月内决定是否要向欧日双方开征25%的汽车关税。

美国因其市场之大,关税威胁的确颇具威力。然而,要向全球开打贸易战,却是自取灭亡。欧洲央行上月底就曾发表报告,以经济模型模拟美国向全球加征10%关税,而全球各国都采取对应报复关税的情况:美国首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减少2.2%左右,反而中国将受益于各国对美关税,而有0.6%的额外增长。

如果特朗普要继续向中国以外的国家进行贸易施压,以求取更佳的贸易条件,他似乎不得不先让中美关税战先行获得缓解。

翻开特朗普32年前“请枪”出版的“大作”《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不少人认为特朗普目前对华加征关税的强硬做法,只是书中“最多化选项”(maximize the options)、“善用筹码”(use your leverage)的谈判技巧而已。

不过,特朗普国内、国外战线太多太广,时局的发展也许会迫他用上另一招:“发放好处”(deliver the goods)——早日结束中美贸易争端,为美国经济(特别是他农业州支持者的状况)打下一支强心针。

特朗普自己就在其“大作”中写道:“你可以搞很多宣传、吸引媒体报道、哗众取宠,不过如果你不给人发放些好处,人家最后总会搞明白。”

在中国坚守其原则性立场的情况下,特朗普似乎也只能尽早结束中美关税战,为自己拿取“胜利”,向人民发放好处,以准备迎接国内外的种种挑战——当然,还有2020年的总统连任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