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前经济顾问:为什么自由贸易主义者和美国人都应该支持特朗普的对华政策?

来源:《国会山》(The Hill)

作者:斯蒂芬·摩尔 Stephen Moore(曾是特朗普竞选活动期间的经济顾问)

我是一名自由贸易主义者,我讨厌关税——它们其实是消费税——但如果征收惩罚性关税有合适的时机,现在就是了,而且是针对中国的。这回,美国总统特朗普站在天使的一边,这是永远终结中国滥用贸易规则行为的正确时刻。

先说基本事实:当特朗普入驻白宫时,我们对中国征收的平均关税约4%,而中国对我们的关税约10%,就算包括特朗普在2018年首次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关税,我们的关税仍低于他们的。因此双方的竞争是不公平的,这对我们尤其不利,因为中国的非关税壁垒可以使外商在当地做生意的成本极其昂贵。我们是以开放的市场和大门砰然关闭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竞争。

自由贸易主义的教条主义者都应该知道,上述现状无论在经济或政治上都是难以为继的。贸易不可能是一条单行道,有些事情必须改变。这意味着中国应立即改革其重商主义的经济行为,包括在关税、贸易壁垒、知识产权盗窃,针对美国的网络间谍活动方面。我们不是与一个友善的力量交涉,而是

一个日益敌对,已经构成我们生存威胁的国家。

特朗普的策略是透过关税狠狠打击中国脆弱的经济,迫使北京给美国公司和产品更大的市场准入。特朗普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来的要求没有一项是不合理的,自由贸易主义者都应该意识到,如果特朗普的关税措施奏效—诚然,这是危险的招数—我们最终将享有更自由的贸易。

当然,这里的风险是贸易战不断加剧并使所有人受损,但我们赌得过。特朗普正在利用美国的战略优势去牵制中国。中国是出口型经济体,凭着能够几乎不受限地进入美国万亿级美元消费市场而成长起来。中国不好好谈判,将会面临失去超过5000亿美元年销售额,以及经济和股市崩盘的风险。

那些认为关税成本将由美国消费者承担的广泛批评可能是夸大了。因为上一轮加征的10%关税,其实对美国进口价格的影响微乎其微。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吸收了这部分关税,而不是让沃尔玛超市的商品提高了售价。

特朗普选择与中国对峙的时机不能再精明了,美国目前的经济和股票市场都表现亮眼,我们的良好状态能度过这一切。同时北京大大地算错了,对特朗普的要求嗤之以鼻,他们低估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决心。我知道特朗普这个人: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退缩,中国给自己挖了个深坑。

中国也误判了美国人的决心以及我们对中国日增的反感,我观察到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支持总统共克时艰的氛围。参议员舒默(Charles Schumer)早前的挺特朗普推文显示,美国人对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不良行为已感到灰心。其他几位民主党人士,包括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同样支持特朗普的关税措施。两党对于美国必须站起来对抗中国形成了罕见的共识。

自由贸易主义者如果希望有建设性,就应该帮助特朗普通过《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因为这将进一步孤立中国,推进国际贸易。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应该履行她的爱国职责,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带入21世纪。至少她应该允许众议院进行投票。

这次的美中贸易争端,只是这场很可能成为史诗般经济战役的第一次小冲突。如果特朗普获胜,自由和公平贸易的未来将会得到更好的提升。但如果中国迫使美国退缩,自由贸易将遭受致命的伤害。对于自由贸易主义者和世界繁荣而言,这将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这就是特朗普必须、也将赢得胜利的原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