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与台独,谁可怕?

韩国瑜说他若当选总统,要留在高雄“上班”;外界随即为该不该“迁都”吵翻天。事实上,韩国瑜并没说要“迁都”,他说的是府院继续留在台北,他个人在高雄办公,藉此翻转南北重心。何况,他距离当选目前也只是个“假设句”。

很明显,韩国瑜的说法是为了安抚市民,表示他对高雄不离不弃,会把“台湾尾”当成“台湾头”来治理。反对这种说法的人很多,有人认为实务上不可行,有人觉得他信口开河,有人觉得他得了“大头症”,甚至是“诈骗集团”。但是,不少高雄市民似乎愿意买帐,认为韩国瑜对高雄有情有义;至于未来发展如何,以后再说。

总统“在高雄上班”的说法,的确很夸张;就跟高雄人口十年要“增加到五百万”一样,都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但相形之下,“台独工作者”赖清德说,如果他当选,“不会宣布台湾独立”,人们到底该不该相信?若不宣布台独,却不断改历史、改名称,会好受吗?

说实在,比起“宣布台独”,“迁都”真的只是小事一件。现在谈到迁都或总统在高雄办公,人们意见纷纷;但谈到宣布台独,各界却没有太多反应。这是因为宣布台独是个假议题,或者人们对台独的情境仍没有太多想像?而如果赖清德不会宣布台湾独立,那么他干嘛自命为“台独工作者”?这不是在为自己戴一顶假皇冠吗?

台湾的选举充满誓言,但迁都与台独,何者真的可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