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避美中战火 学学日本

字体大小:

来源: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美中贸易战日趋激烈,特朗普政府才将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惩罚性关税,从10%提升到25%;不到一周,美国商务部宣布,限制美国企业与中国最大科技集团华为交易,同时特朗普签署总统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禁止美国企业从处于“外国敌对势力”管辖下的企业采购通信设备。虽然总统令没有点名企业,但针对的就是华为。

Google率先响应,将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合作,影响所及,华为新一代的安卓智慧手机将无法使用Google Play Store、Gmail和YouTube等热门应用程式,也将无法更新安卓作业系统。此外,美国商务部的出口审查,等于实质禁止美国企业贩售零件与技术予华为,而全球有高达98%的伺服器处理器使用美商Intel与AMD产品,将会严重打击华为的营运,华为也可能要退出伺服器市场。

在美中贸易战的乱局中,与中国经济紧密连结的台商们要如何自处?日商与台商面对着类似处境。华为2018年底公布的全球主要供应商共有92家,其中美商33家最多,其次是25家陆商,11家日商与10家台商(如鸿海、台积电)。如果华为因为美国出口禁令而导致某些部门业绩恶化,供应商中的台商与日商都将波及。

日商在这场贸易激战中,一如目前的台商回流热潮一般,采取了产地回避策略,例如理光(Ricoh)计划把多功能印表机生产从中国迁往泰国。较不为人知的是,在这场贸易战中,日本政府与企业采取了小心处更加小心、大胆处更加大胆的防御与进攻并进策略,战略广度远远超过台湾对美中贸易战影响的评估。

日本的防御策略,可以从日本政府中负责监督金融机构的金融厅小动作看出端倪。从今年起在与“全国银行协会”等业界团体举办意见交换会时,金融厅开始大谈“东芝CoCom事件”,暗示银行界要从金融面监控企业,莫再犯下当年东芝机械为了贪图小利,最后惹恼美国、搞到东芝集团成为美国公敌的悲剧。

东芝CoCom事件,起因于1982年到1984年间,东芝集团底下的东芝机械,以伪造文书的方式出口高性能工具机到苏联。事情曝光后,美国震怒,指称东芝出口的工具机可帮助苏联潜水艇改善噪音,增加隐匿性。美国以东芝机械违反当时反共产17国参加的非公开经济组织CoCom为由,全面禁止东芝产品进口,美国国会议员还在白宫前用榔头砸烂东芝电视与音响,东芝成为全美公敌。

尽管后来东芝集团会长与社长皆下台,东芝机械负责销售的干部在日本被逮捕判刑,东芝花大钱在美国游说国会议员,希望取消制裁,美国的怒气依旧没消,直到90年代苏联垮台后,东芝才在美国市场走出阴影。

有外资分析师指出,华为若是无法从美国取得关键零组件,可能会转向日商调货,例如原本就在华为供应链中的村田制作所。但美国已经用总统紧急命令直指华为是“外国敌对势力”管辖下的企业,日本政府为了避免CoCom事件的惨痛经验重演,势必会多方提醒产业界,使其绷紧神经以对。

日本产业界在美中贸易战中,并非只求不惹美国老大哥生气。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以及美中贸易战之后,中国国民感情上对美国产品需求发生变化所产生的新商机,日商并没有放过。

2018年美中贸易冲突不断,中日之间的外交关系却随着领袖互访逐渐回到轨道。2018年1到11月的日本对中投资比前一年同期暴增24%,多半集中于中国内需市场的汽车产业。日商大举投资加上美中摩擦不断,结果就是2018年1到11月之间,中国整体车市销售减少2.8%,日系车却成长5.3%,美系车则是悲惨地缩水15.9%。

在美中贸易激战中,日本产官界攻守并进,企图创造最大利益。台湾产官界也应该试着思考,如何在不违背美国政策的前提下,依旧能获得中国内需市场的商机。一味鼓吹撤离中国,恐怕并非上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