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回正轨 基础未固待强化

明报社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的日本之行,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无疑是主要焦点,但这也是习近平2013年就任国家主席以来首度踏足日本,更是中国国家元首9年来首次日本之行,抵日当晚,他就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并接受明年国事访日的邀请,标志着中日关系在经过多年低迷徘徊后,终告重返正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日本进入令和新纪元之际,双方宣布,中日两国进入发展的新时代,应共同致力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但必须看到,中日关系的深层次根本矛盾仍未解决,关系的改善有更多的国内国际背景,权宜色彩较浓,修好基础依然薄弱,今后再有风吹草动,关系恐怕还会遇挫。

习安各送大礼吹暖风

受美压迫权宜色彩浓

对于安倍来说,今次习近平到日参加峰会,接受了明春访日的邀请、对日本改善与朝鲜的关系表达支持、中方指定三菱日联银行作为境外人民币清算银行,可谓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收获甚丰。而在双方达成的10点共识中,日方确认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确认为中方企业提供公平、非歧视的营商环境,也算向中方展现了诚意。

自从2012年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后,中日关系冰封长达6年多,直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结束、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双方关系才渐渐回暖。在此期间,安倍对修复对华关系较为主动,其间设法与习近平在各种场合会晤10次,而中方却一直在等待日方的实质举措来展现诚意,转捩点是去年日方改变态度,表示愿意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之后中日关系的改善才出现实质突破。

中日关系改善的因素既有各自的国内因素,又有国际因素。对安倍来说,作为有望成为日本战后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在解决经济困难遇到樽颈、还要实现修宪目标时,迫切希望能够藉外交突破来赢得民众的支持。而在日本现行的几组对外关系中,日俄关系推动乏力,日朝关系改善无门,日韩关系日形恶化,与美国这个唯一的同盟国关系亦难有大突破,只有与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具备突破空间,因此成为安倍最着力之处,而中日关系的突破,可为他成功主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7月赢得参议院选举,乃至修宪等政治议程,积累外交业绩。

对习近平来说,十九大后外交突破已少掣肘。而在中美关系遇到重大阻滞、对欧关系又突破不易的情况下,改善对日关系也成为可取的方向。日本对华外交一向较少意识形态色彩,这次香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中,日本也远较欧美国家低调。

促成中日和解的最大国际因素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政府,习近平见安倍时所指,“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治理体系深刻重塑,国际格局加速演变。中日两国拥有愈来愈多共同利益和共同关切”,就是对这种国际因素的真实写照。特朗普上台后的外交风格,不仅令北京大受挫折,亦令东京无所适从。更重要的是,中日都从经济上受到美方的压力,颇有唇亡齿寒之感。

深层次安全矛盾未解

南中国海台海突变有隐忧

据日本官方统计,去年赴日中国游客多达838万,在日消费近千亿元人民币;遭美国制裁的华为,业绩一旦下降,为其提供电子零部件的村田制作所、TDK、京瓷和太阳诱电4家日本公司,营业利润下降总额将达到250亿日元左右。占日本出口总额20%的对华出口中,很多产品是用于中国对美出口,3万多家在华日资公司的产品,也有相当部分是出口美国。今年首季日本出口同比下降1.7%,其中对华出口下降5.4%,可见中美贸易战对日本经济影响很大。

中日和解虽是互利双赢,但两国仍有东海划界和钓鱼岛主权争议等深层次矛盾难解。近年来,中国海警船对钓鱼岛海域恒常巡航,习近平抵日的前两天,海警船编队还在附近海域巡航。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进出太平洋亦常态化,并多次穿越宫古海峡、津轻海峡和宗谷海峡,引起日方警惕。日本新版的《防卫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都将矛头指向中国,扩军备战的重点由北方转至西南方向,构筑西南防御网;在宫古岛配备先进巡视船,为应对中国海警船,成立首相官邸政策室,并主动出击南中国海,配合美方“自由航行”挑战中国……

更重要的是,日本在政治上是美国坚定盟友,在印太战略中举足轻重;在经济上,日本有“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可恃,对于“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并无中方的热心。在关系重回正轨后,两国在上述问题上都会有所克制,“斗而不破”,一旦周边南中国海或台湾突发事变,中日难保不再针锋相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