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搜捕鸟兽散 埋下心腹大患

字体大小:

来源:东方日报

青年工作教育制度失败

七月一日大批示威者破门闯入立法会,议事厅内唯一拉低口罩发表宣言的示威者梁继平,不停鼓励激进分子留守继续冲击,被揭发他本人在七一当天早已订好机票,七月二日清晨便离境前往台北,据说最终目的地回到留学的美国。

梁是香港大学学生刊物前编辑,当晚在立法会让自己容貌曝光,似乎不怕秋后算帐,原来早已留有美国这条后路,就像旺暴案潜逃德国获庇护的黄台仰、李东升,相信有外国势力在背后穿针引线。有指他和台湾太阳花学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亦有传他与外国的社运人士有联系。总之,搞乱香港便拍拍屁股走人,行为可耻之极。

年轻人不认识黄李梁这些人真面目,见到过激行为便捧成英雄,像今次有泛民议员便被网民炒作成“男神”,封作偶像。更令人失望是今次风波牵涉大量专上学生,社会提供十二年免费教育,希望培养他们独立思考,深明大义,想不到他们被妖孽邪说洗脑,误信“违法达义”,破坏社会秩序,赔上一生前途。

首任特首董建华批评通识教育失败,前教育局局长罗范椒芬为自己的“德政”护航,归咎社交媒体助长歪风,其实回归后整个教育制度失败,青少年成为社会计时炸弹,他俩都是罪人之一,何以推三推四。

要数特区罪人,历任四位特首、管治班子,包括建制阵营,都是无勇无谋之辈,拆弹无力,统战无方,推行国民教育触礁后便束之高阁,重推无期。青年工作又做得一塌糊涂。22年来多次爆发大型示威显示人心未回归,高度自治变高度放纵,“一国两制”荒腔走板,反中乱港分子壮大,难得有机可乘,可以预计会继续大搞示威冲击,十次、八次不够,甚至会像法国黄背心每个周末发难,要政府跪低再跪低,不夺治权不罢休,不毁“两制”不收手。像昨日周六聚众声称赶走大妈“光复”屯门公园,演变成包围屯门警署,根本是借题发挥,趁机打击警权。昨日屯门搞事,今日尖沙咀游行,迟早港九新界都有示威抗争,遍地开花,每个周末香港都难找净土。

黎智英等占中搞手须检控

以林郑月娥为首的特区政府步步退缩,反对派气焰嚣张,得寸进尺,甚至要求停止搜捕及特赦暴徒,更有人趁火打劫,提出重启政改,企图逼政府就范。林郑政府苟延残喘,如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他们看穿了,若林郑下台,一时三刻难以找人顶上特首之位,特区群龙无首,将陷入无政府状态,管治权唾手可得,故此得势不饶人,为所欲为,要林郑政府彻底垮台。

暴徒无法无天,绝对不能放过,万万不可与其妥协“缓捕”“特赦”。然而占领行动及旺角暴乱参与者成千上万,最终检控主犯仅数十人,漏网者众。今次反修例行动人数只有更多,更广泛,而且特色是没有“大台”、没有特定组织,其中有口号更引用已故巨星李小龙名句“Be Water”,意指要像水一般,能融入任何环境随机应变。大搜捕下暂时鸟兽散,这些已被“洗脑”的青年必然成为特区心腹大患。他们拥高学历,随时有机会考入政府机关或公共机构,渗入各环节部门,“身在汉营心在曹”,潜伏搞破坏,重要关头“亮剑”,杀个措手不及。特区政府充斥港英余孽,阳奉阴违,导致施政举步维艰,实是前车可鉴,未来很大机会重蹈覆辙,到时新旧汉奸共事热厨房,合力将管治权送交外国主子。

形势危急,管治班子必须当机立断,采取行动平乱,“打蛇打七寸”。反政府分子人数众多,难以一时三刻彻底清除,香港亦没有足够警力及法庭资源处理,假使全部缉捕归案,香港监仓难以容纳所有涉案人士。所以必须重点打击,擒贼先擒王,尽快拘捕幕后搞手,严刑惩戒,杀一儆百。其他虾兵蟹将、喽啰鱼毛要设法踢出特区,不容死灰复燃。

黎智英等占中三十九名搞手依然逍遥法外,当中部分亦在这次反修例风波站在前线,黎与旗下壹传媒继续作恶,鼓吹上街,煽动抗争。只怪政府姑息养奸,错用郑若骅任律政司司长,逾四年半仍未检控黎等人,种下恶果。政府若还想救亡,当务之急是整顿法治,踢走保护伞郑若骅,把黎智英等黑手送入监仓。待从头,收拾旧山河,为时虽晚,总胜过做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