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走向影响世界秩序?

来源:中评社

作者:郭至君

有关中美关系的研讨会总是会吸引很多注目,作为世界和平论坛上最重要的一个平行论坛,关于“中美关系与世界秩序”的讨论吸引了来自各界的高度关注。在论坛上,几位资深“中国通”和“美国通”畅所欲言,就现在的中美关系以及其是否会给世界秩序带来影响进行了充分的探讨。

原中央外办副主任、空军原副司令员陈小工将军表示,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对华政策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将中国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实际上采取的是打击和遏制的做法。主要的集中在经贸和科技领域,在其他的领域也有不少动作,这种情况在我看来是中美建交40年以来非常少见的。正如大家所知道的,美国对华贸易战是有两条线的,一个是提高关税,另一个就是进一步地加强技术管制。技术管制我认为既是这次贸易战的一部分,但是也可以分开来看,中美建交以后,中美的科技关系谈的人不多,其实一直是非常复杂的。美国加强对华的科技管制并不是突然发生的,是长期以来美国在科学技术领域限制、封锁和打击中国政策的继续。如果说有不同的话,就是现在美国对华的科技管制更加具有一种竞争的性质,更加具有一种防止被中国超越的性质。从“5G之争”中可以看得很清楚,这是非常典型的。美国以国家之力打压中国的华为公司,但是迄今没有拿出合法的证据,这也说明美国对华科技脱钩的政策相较于他提高关税的做法更具有明显的政治性和战略性的考虑。

“总之,中美贸易战我认为既是在中美两国实力对比发生变化之际,美国调整对华政策的结果,也是中美两国在经济和科技领域长期存在的矛盾和斗争的继续,是这种矛盾和斗争的一次大的爆发。我认为这个斗争将会时紧时松、长期持续,即便是达成了一个协议,这个矛盾并没有解决,美国对华的竞争战略也不会改变。”陈小工说。

陈小工说,中美贸易战表明世界贸易体系的碎片化是有可能的,全球的产业链将经历大的调整,中国的经济发展肯定会受到影响,同时由于美国无视产业转移和国际分工的规律,用强权手段干预全球的产业链和价值链,也会给自身带来恶果。“我认为美国现政府的政策是朝科技脱钩这个方向走的,而且采取了所谓全政府的做法,甚至对科技和教育交流、正常的人员交往也进行了限制,在这方面美国到底要走多远现在还不好说,最坏的情况就是现在很多人谈到的,世界的技术体系要发生分裂,甚至互联网都不能互相操作,这是最坏的可能。”

陈小工也表示,由于中美关系不仅对中美两国,而且对世界的前途影响重大,因此把中美关系逐渐地稳定到一个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新的制度性的框架内仍然是一个应该争取的方向,如果中美之间失去了合作的可能,对世界将是一个很大的灾难。当今世界正处在一个大的变局之中,也可能这个变化才刚刚开始,国际体系和世界秩序到底走向何方?会不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这个还需要我们持续关注。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说,对于美国政府来说,现在面临的世界地缘政治挑战非常明显,就是中俄、伊朗和西方之间的冲突。这对我们来说是威胁了战后的自由主义的秩序,而且美国作为支持民主、尊重国际法这样一个领导地位可能会受到威胁,而且中俄、伊朗可能会威胁到这样一种国际的秩序。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挑战。要应对这样的挑战,美国政府也提出了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政策,就是要实现美国的振兴各复兴,以双边的方式解决贸易之间的争端,为那些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贸易争端以双边方式进行解决。另外就是关于移民方面的威胁,美国政府会利用这些问题来恐吓他的人民,还有就是推出了所谓的“印太政策”来遏制中国。我认为这样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的确就是针对中国的,在中国这个问题上,首先从美国的视角来看这种修正主义的道路实际上是意味着中国政权的削弱,这对美国的利益是有好处的。在所有这种言论之后实际上是脱离了对实际的理解。但是特朗普政府并没有看到这个现实的重要性。

史文提到,中国的崛起的确是挑战了一些旧有的权力体系、一些旧有的准则,但是很多人认为中方所宣扬的世界振兴、世界发展是没有证据的,而且中国实际上是想要控制亚洲,而且中国是想要削减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威胁,中方现在非常依赖于仍然由西方所控制的世界经济。现在还是有很多的人宣扬中等收入陷阱,但是所有这些并不意味着中国要推翻过去的世界秩序,在过去30年中中国都不是这样的,中国并不是想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一极。我并不认为这些目标是可以实现的,即便是在最理想的状态之下。现在华盛顿有各种各样试图将中国妖魔化的做法,如果能够脱离这种做法,可能可以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史文强调,现在需要中美合作来应对越来越多的问题越来越多,包括气候变化、世界秩序、核战略以及地区热点,像朝鲜半岛这样的问题上面,需要中美合作。另外,中美在一些地区,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区应该更好地进行合作,在这个地区权力架构在不断地变化,从基于日本和美国的盟友关系发展到一个三角的关系、一个平衡的关系。如果双方不能够实现更好的相互了解,更好的了解包括朝鲜以及南海这样关键问题的话就有可能会发生一些危机。对那些鼓吹中美对手论的人来说,这样的攻击会成为他们的弹药,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会产生“冷战”,尤其是中美关系不断地恶化。带来的影响是破坏性的,会影响到所有相关的国家,因为在一些领域,中美之间是相互融合的、相互交织的。在“冷战”时期从来没有目前的状况。

史文说,现在美国越来越感到不安全、不够自信,内部的分歧越来越大,经济的实力在削弱,而且更加依赖这个世界的发展,在“冷战”时期美国并不是这样的。因此,美国的反制措施会比起“冷战”时期更加强烈,但中美双方是不可能相互削弱的,在“冷战”时期可能可以做到,但是现在无法做到。现在各方面临的挑战就是要实现一种双边关系能够真正地面对现实,而不是一种夸大的对对方的担忧和关切,我们应该看到真实的需要合作的需求,尽管现在中美关系在不断恶化,但是双方都应该找到一个中间的道路,不然就是自毁门面,我们希望能够回到一种更加容易的、更加合作的道路上,这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有深远的影响,这会使得这个关系能够变得更加坚实,长期来说就是这样。我认为狭隘的沙文主义的做法,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是格格不入的。霸权主义应该让位给更加平衡的全球的发展,能够更好地反映一体化的世界经济,尤其是在科技、服务以及网络服务。我们不会回到过去的相处模式,而是更加融合、更加平衡和合作互利的。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表示,Michael Swaine博士日前牵头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登载在《华盛顿邮报》上写给特朗普政府和国会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迹象,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其实还是多元的,不是由一个人或者一个集团来代表的,至少可以说这封联名的公开信代表了一种很现实的观点,就是中国的存在和中国的力量上升是一个没法否认的事实,所以中美应该在竞争的同时合作,但是它又不是华盛顿现在对华政策的主流,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华盛顿对华政策的主流,我想至少有两种不同的视角代表华盛顿,一个是以利益为核心的,比如说中美之间的经济利益、其他方面的利益,是逐利的,但是并不是想把中国打垮,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对美国和全球都是有益的,至少还有一部分美国人,包括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也有一些人对这 是有认识的。但是又不能否认还有第三种看法,除了现实主义和经济现实主义的看法以外,确实有人想遏制中国,认为中国的强大对美国形成一个根本性的挑战,所以可能需要把中国打垮或者把中国压垮,或者全面施压,我认为这第三种观点还是相当消极的,是不正确的。

王缉思也指出,我们讨论中美关系的时候常忘记了全球还有很多的问题,甚至非常重要的问题摆在两国面前。比如说核不扩散的问题,还有中东现在出现的乱局,以及欧洲的难民问题和特朗普政府不大愿意谈论的气候变化的问题等等,如果中美总是聚焦在一些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的一些问题上,这对于全球稳定是不利的。“中美之间,特别是在两国政府之间存在一个深深的不信任,我们总希望两个国家政府可以通过更多的对话来解释相互之间的意图,这种努力已经做了很多年,但效果不大。所以我觉得在这些战略意图上再继续去说原来已经说过的话意义不是很大,我觉得,更大的意义在于我们怎么样面对一系列全球性的挑战,中美两国之间在很多问题上利益是可以相互融合的。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所以我希望这些国家也能够多提出一些多边机制框架,使中美两国能够真正坐下来去讨论一些跟两国的长远利益非常有关系的全球治理的问题。”王缉思强调。

CIA公司副主席冯德威(David M.Finkelstein)表示,显然中美关系当中的竞争面现在越来越凸显,而且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是非黑即白的,而相反的,合作仍然是符合双方利益的,但是这意味着我们双方关系当中的矛盾是无法掩盖的,尤其是美国方面,中国方面也非常大声地说出自己的关切。我想引用一下毛泽东主席的一个说法,就是不要再有幻想,我们要管控好分歧,也要做好斗争的准备。在这样一个新的时期,我们应该看到新的现实,我们应该进行更好的外交,双方的领导人都应该展现出更好的领导水平,我并不认为双方会进入新的“冷战”,一些西方的学者已经说这个论点说了一段时间,甚至有整个会议来讨论这个话题,我认为美国前苏联之间的“冷战”只是世界历史非常特殊的一段,我并不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现在我们的世界是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

冯德威也说,美中关系的发展会影响到未来的世界秩序,但是其他的一些关系也会影响到世界秩序。美中关系的历史已经有两百多年了,非常复杂,我们有的时候非常轻易地相互抹黑、妖魔化,我们有过合作、有过竞争。我们在战争时期是盟友,但是我们也通过代理人战争曾经开战过。我们希望能够回到一个平衡和积极的发展渠道,尽管我们目前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我仍然认为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