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贸易烽火中壮大的越南

来源:《工商时报》社论

中美贸易烽火连连,多国受到波及;唯独越南在烽火中迎风扬帆。

2018年越南GDP成长7.08%,创10年新高。2019年2月川金会(特金会)在河内召开,将越南推上国际舞台。今年5月中美贸易战火升高,从中国转进的日、韩、台及陆资企业络绎于途,拉高越南地价与劳动成本。6月中旬越南国产汽车Vinfast集团宣布正式大规模生产,其自德国BMW协助下设计的车型、所制造的车价只及原厂的60%,目标东协市场。始于2012年、14回合洽谈的越南与欧盟的FTA,6月30日签署生效。预料将带给越南外人直接投资FDI另一波高峰。

是什么力量,让越南在中美贸易战中不受影响、反而火红?

“向中国大陆开放学习,与大国交好;借外人投资、蓄积经济能量”的国家发展策略,助越南脱贫、壮大。1975年与1979年分别与美、中两强结束争战的越南,陷入赤贫。目睹中国(大陆)开放变化,1989年决定仿效学习。先是全面对外开放,提供包括土地、租税的优惠政策,引进外人投资,创造就业与所得。台商到的最早,庆丰集团以三阳工业、庆丰银行带动台湾劳力密集的传统产业前往越南设厂。

1995年越南加入东协(亚细安),获得东协最为先进的新加坡协助、签订工业区合作协定;以胡志明、河内为中心,建立水、电设施完备的工业园区;吸引日本为主的各国企业前来。现在越南全国工业园区超过300处。同年与美国建交,2000年美国取消对越南禁运,并给予最惠国待遇;吸引以美国为出口市场的相关产业,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生产遭美国课征反倾销税,以及受配额限制的纺织成衣、自行车、家具、制鞋业等,大量涌入越南设厂,供应链逐渐成形。

越南持续紧跟中国步伐,积极加入国际经贸组织。在中国2001年成功加入WTO(世贸)后,越南于2007年1月也随之跟进、仅比台湾晚六年成为WTO会员国。其后愈发积极参与区域发展,先是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成员国。也参与APEC(亚太经合组织),并先后两次主办APEC会议,争取国际舞台发声。同时加入东协国家为主体、中国也参加的《东协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架构》(ASEAN Framework for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2017年川普(特朗普)就任、美国退出TPP后,2019年1月越南国会批准加入CPTPP为成员国。在此同时并学习新加坡,积极与17个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目前完成签署的已达10个国家。6月30日与欧盟签署的FTA,预料将一口气可以适用28个欧盟会员国家,成为新加坡之外、亚洲第二个签订FTA最多的国家,将以贸易为主轴的台湾远远抛开。越南因为关税贸易的优惠,大大增加外人直接投资的吸引力。

就在对外以经贸外交强化区域经济地理位置的同时,经由累积外人直接投资、特别是来自日、韩、台、星,已经彻底改变越南经济面貌。根据统计,2018年工业和建筑业对越南GDP贡献率达到48.6%,服务业贡献率42.7%,农林水产业对经济成长贡献率为8.7%。越南已经脱胎换骨、由农业国家转成工业、服务业并重经济体。尤其是2014年三星、LG大举投资越南,手机、电子等相关产业晋升为外销第一大产业。近年来,新加坡、日本、韩国、泰国积极投入地产开发、大型商场、物流等商业服务业,抢占越南通路商机。

根据统计,1989年越南开放以来,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在越南累积投资超过2,200亿美元,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越南今年第一季失业率为2.17%,仅次于新加坡为亚洲最低的国家。利用外人投资脱贫(2018年越南人均所得近3000美元(4074新元)),也同时建立产业结构。2017年5月台塑河静钢厂点火时,越南最大民营集团Vingroup,2017年6月于北越的海防,填海造陆成立大汽车厂VinFast。经由与义大利、德国汽车大厂技术合作(含购买),在今年6月14日正式对外宣布可以大规模量产。

观察越南的经济指标仿若80年代的台湾(经济成长7.08%,通货膨胀4%以下;外汇存底660亿美元,贸易顺差328亿美元),一片荣景。相对台湾2000年政党轮替以来,国家资源配置出现倾斜,大型经建计画如能源、产业投资政策等,皆因政治因素而改变,经济政策难以延续,经济成长趋缓、人民所得停滞。眼见台湾仍然深陷蓝绿对决、政党恶斗的泥沼而不自拔,相对越南的快速茁壮,实在令人忧心忡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