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民主不能成为 暴力通行证

字体大小:

政治狂飙,个人歪理複合凝聚,就会幻化成所谓的“集体真理”,既能打压别人,亦可藉此清洗异己,愈激愈能掌舵;党同伐异,六亲可断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明明是大破坏,却可说成大建设。最大的暴力会吹捧成最大的建设,得胜绝对不饶人,错处必是对方造成;乘胜就要彻底进击,对方不倒就永不罢休。

这就是过去一个月,因着《逃犯条例》修订,对香港法治衝击,一次又一次加压加暴的政治狂飙现况。狂飙会随风而逝,但也会持续多时。特首近日约见大学学生会的代表,并应允公开进行,期望展开耐心聆听与真诚对话,释出最大善意。但学生会却要设下对话种种前设,其中一条就是要政府对近一个月来所有暴力衝击者,当中包括公然毁坏立法会、包围湾仔警察总部、佔据湾仔和旺角道路的暴力分子不追究刑责。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假如特首答应这完全不合法的要挟,后果堪虞。事实上,肆意衝击立法会、包围警察总部都属严重罪行,岂能放过?将肇事者绳之於法是别无他选。

大学学生会横蛮无理

特首提出与大学生对话,聆听年轻人的声音,但各大学学生会却摆出一副横蛮的态度,声称公开会面必须有社会各界人士参与。究竟如何定义各界人士?是躲在暗角支持暴力衝击的幕后势力?是有恃无恐,在明在暗引领、包庇违法捣乱分子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手持媒体公器却拿来私用,逞一己“反中反共”之私,明目张胆与外国串通的媒体人?抑或英美等外国势力代表?还是涉及暴动罪弃保潜逃外国,且获外国政治庇护的逃犯?

假如特首答应学生会的要求,与学生会、社会各界公开对话。笔者深信,这不是对话,而是完全的批鬥大会。

看来,特首善意提出与各大学生会的对话,很难会满足各学生会提出的各项苛索。但不要忘记,学生会以外的学生还有很多,特首寻求这些年轻学生的意见,成功机会多得很,也有用得很!最后,还是以“民主,不能变成暴力通行证”作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