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经济学家眼中三十年没变的台湾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发表社论文章称,美国经济学家泰勒-科文最近应邀访台,演说谈“台湾大未来”。尽管谈的是“大未来”,但科文却惊奇地发现,时隔三十年再访台,台北却变化无多,建筑、小巷、满街摩托车都是当年记忆中的景象。科文的感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听来可能不知所云;但对曾经历辉煌成长的世代而言,恐怕就很不是滋味。台湾原地踏步三十年,究竟是什麽因素使然?

被《经济学人》评为“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经济学家”之一的科文,游历过上百个国家,一九九○年初曾经来台的他,对台湾样貌的缺乏变化感到讶异。科文说,与三十年前相比,广州有90%的不同,香港、首尔、新加坡十年的变化就很大;而台北则是亚洲城市中变化最小的,85%没改变。科文推测,原因可能是台湾薪资停滞了三十年,以及大量资金移往中国大陆投资所致。

变化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可跟自己比,可跟别人比。台北跟自己比,三十年变化不大,生活在其间的台湾人或许没有那麽强烈的感觉;但与他国城市的成长相较,即难掩退化的疲态。对三十年前目睹过台湾“小龙”英姿的科文而言,落差便很强烈。

科文是经济学家,其思考是从经济面切入;但要找出台湾三十年缺乏成长的病因,恐怕得从政治面思索才更能发现真相。原因是,政治领域的对峙,耗掉了台湾绝大部分的能量,阻滞了制度的兴革,也羁绊了经济发展的脚步。以都市的容貌为例,台湾的都更频频遭遇阻碍,民进党若在野便全力抗争,若执政即敌视抗争,也因此朝野始终无法订出更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这种是非黑白反覆的泛政治化作风,国家难以进行制度化的治理,遑论都市风貌与时俱进。

更明显的例子是,蔡总统近日过境纽约,会见了十七个友邦驻联合国代表,敦促他们在联合国力挺台湾;这也是个三十年不变的场景。把“过境”当成出访的主戏,其实只是重演陈水扁时代“出口转内销”的政治戏码,有选举操作效果,却无实质外交意义。绿营长年推动台湾加入联合国毫无寸进,又因手段及目的背离,不断丢失邦交国。最荒谬的是,民进党十一年前曾推动“入联公投”未遂,蔡政府最近为了明年大选乾脆把公投关回铁笼,她自己却还在美国大演“入联秀”。这出戏又是演给谁看的?

台北是首都,在外国经济学家眼中竟成三十年不变的垂老城市,听来令人唏嘘。且看,郝龙斌时代极力推动双子星案,目的在翻转西区轴线,最后竟以弊案收场。其后柯文哲续推此案,好不容易稍见成果,却遭民进党政府认定得标的企业为陆资,以“国安疑虑”为由驳回。如此不断蹉跎,即已耗掉九年,首都轴线如何翻转?再看从筹画到兴建逾廿五年的大巨蛋,如今遭柯文哲卡住,而困在不建不拆的幽冥之间如同废墟。如此,台北怎会有建设新貌?

台北市的容貌老旧,其实也集中反映了台湾的停滞。仔细检视,这些都和政治因素息息相关:第一,是不健康的政党政治:蓝绿政党不断陷于相互拉扯及彼此报复的角力轮回,从而耗尽了台湾往前推进的力气。第二,是歧异的国家认同不断撕裂社会:在统独及族群分化下,台湾已经永久失却了早年危机年代的团结及奋起精神,遑论齐心打拚。第三,民主被政治的技术化掏空:执政者将国家机器当成自己的统治工具,行政官员被迫抛弃中立而服膺政党指挥,国家法制被依执政党的需要量身打造,台湾民主徒有政党轮替之躯壳,却已失去国家的目标。

一位国外经济学家对台湾印象的感叹,道出了人们对台湾发展迟滞的无奈。争论了三十年的核四议题仍瘫在那里,抗中及台湾入联的话题又凌驾了“拚经济”,台湾选举一成不变的走马灯只能在原地打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