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发信号部署介入 香港急须向暴力说不

明报社评

香港局势急转直下,中央似乎已准备有需要时出手介入,昨天港澳办与中联办在深圳举行有关香港局势座谈会,可能是重要分水岭。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表示,当前香港事态发展,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中央正从“战略和全局高度”研判部署,他还引述当年邓小平讲话,重提香港若出现动乱,中央一定会干预。驻港解放军出动平乱,对香港冲击非同小可,中央出手与否,视乎香港能否靠内部力量恢复秩序,以及坚持一国两制原则底线。香港局势已来到临界点,若要避免驻军介入,必须停止暴力,各方有必要停一停想一想,是否真的要拿香港命运作赌注。

张晓明引邓小平讲话

出动驻军非天方夜谭

香港陷入数十年来最动荡局面,暴力事件频生,事态正朝最坏方向发展。最近国务院港澳办两度召开记者会,旨在向外界阐述中央立场,至于昨天在深圳举行的香港局势座谈会,则反映中央已准备有需要时有所行动。港澳办与中联办极少举行联合座谈会,上次已是2014年8月占领运动爆发之前。昨天张晓明在开场白亦提到,今次联合座谈会非常重要和特殊,是要“面对(港方)朋友打开天窗说亮话”。

观乎座谈会后的新闻稿,以及与会者引述的说话,中央确实已经将话说得很白。张晓明表示,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香港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和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则说,这是一场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已经到了“退无可退”地步。

综合张晓明和王志民的说话,重点大致有三:第一,中央认为近期香港事态发展已经变质,有人趁机鼓吹港独,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第二,中央不会在原则问题让步,香港局势要出现转机,“不能靠向反对派妥协退让”,而是靠中央坚持一国两制方针,支持特区政府、警队和司法机关严正执法,维持社会法治;第三,刻下香港最重要是按照中央要求,“止暴制乱、稳控局势”,否则社会不能运行,现阶段并非合适时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事件平息后可以考虑。

6月反修例风暴爆发,百万计市民两度和平游行,为的是反对修例,与港独沾不上边,不过从北京角度而言,“7.21”包围冲击中联办确是分水岭事件,中央对局势看法出现重要变化。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冲击活动,“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愈喊愈响。连日来,不时有人称这些口号不等于港独。这些说法有多少说服力,市民自会判断。无论如何,眼前客观政治现实是,中央研判有人利用反修例运动,为港独张目,挑战一国两制底线,这一研判令中央认为有必要扞卫国家主权安全,绝对不能退让。

根据与会者说法,张晓明未有直接谈及会否出动驻港解放军,但有引述已故领导人邓小平1984和1987年的讲话,提到香港一旦发生动乱, 中央就要干预,“有些干预是必要的”。当年邓小平说,中央的政策是不损害香港利益,也希望香港不会出现损害国家和香港利益的事情,回归后港人可以骂中共、骂中国,但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反对大陆的基地,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由特区行政机构出手,不一定要驻港解放军出动,然而“总有一些事情没有中央出头你们是难以解决的”,如果香港发生动乱,驻军“总得干预”,由乱变治的干预应该欢迎,“不能笼统地担心干预”。

勿让一国两制变味

制止暴力不能再拖

张晓明援引邓小平这番讲话,客观效果是一个“预告”,旨在说明邓小平早已公开谈过什么情况下要干预,中央认为现在仍非出手时候,可是倘若真的决定出动驻军,也是按照邓小平的大政策大方针办事。这比起之前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回应出动驻军问题,只强调依照《基本法》和《驻军法》办事,明显踏前了一步。

出动驻军是否一定能够平息乱局、对港独力量而言会否正中下怀,仍是一个未知数,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中央准备介入的信号已经亮起。基本法委员会前副主任梁爱诗说,就算出动驻军,也是按照《基本法》去做,所以“不会抵触一国两制”,一国两制不会“玩完”。可是一旦中央出手介入,就算一国两制得以继续,香港也不会跟以往一样。过去二十年,虽然香港民主路荆棘满途,然而港人至少得享高度自由,为免一国两制变味,各方需要认真思考如何制止局势继续恶化。

张晓明的发言虽有触及“港独”和“颜色革命”,惟必须注意,他没有称呼现在香港发生的是“颜色革命”,而是用上“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这一表述,反映中央仍然理解,大多数市民和平上街,目标仍是反修例和不满政府,并非支持“颜色革命”或“港独”。中央将和平示威与“颜色革命”切割看待,亦没有关上独立调查大门,香港各方亦应思考,是否应该清晰与“港独”和暴力划清界线。倘若社会上下愿意向暴力说不,香港仍有机会避免驻军出动或中央援引《基本法》第18条在港实施全国性法律的局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