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权位分配与大选挂钩 只会让人反感

台湾《联合报》社论表示,韩国瑜初选出线后,历经近月,总算将与党中央共同拟定联合作战计划,展开双线作战。党中央的支援,除可补充韩国瑜在政策论述上的不足,对国民党而言,也是重新检讨自己的国家社会角色的重要工作。必须提醒的是,韩阵营与党中央的大选合作,切忌沦为权位分配的拍卖场;一旦让民众产生这样的印象,对选举将有严重的伤害。

韩阵营与党中央的合作进展迟缓,主要原因有三。第一,韩国瑜团队方面的准备不足,一时难以从市政级的因应扩升至国家级的作战思维,因此论述及行事格局均未见提升;第二,蓝营菁英对韩国瑜当初炮打“权贵密室协商”仍心存芥蒂,宁可保持观望;第三,郭台铭对初选心怀忿懑,王金平则态度暧昧,加上柯文哲组党的变数,便成了搅局因素。

这种情况,即使在局外人眼里,也一眼就能看出其凶险。假使郭台铭和王金平果真另组搭配参选,两人虽未必具有胜选机会,却足以严重破坏国民党收复江山的大好机会。正因为如此,原本并不积极寻求与初选落选者和解的韩国瑜突然感到事态严重,进而要求党中央协助解决。而国民党内尽管“大老”充斥,遇到这类状况却是谁也无计可施,根本劝不动郭王二人。唯因如此,双方感到事态严重,韩阵营与党中央才提出联合作战计画的共识;否则,原本看好的形势可能毁于一旦。

就在郭王配加入民众党参选的传闻甚嚣尘上之际,国民党中央与韩国瑜阵营谈联合作战,势将因受到另一组人马的牵制,而显得碍手碍脚。但无论如何,就算郭王配已难以避免,或者仍有挽回机会,蓝军内部的穿梭撮合都必须避免赤裸裸地以权位分配作为交换。否则,如果总统大选都还没正式开打,就传出未来某人将占据什么要津、出任什么要职,都会让选民觉得反感甚至厌恶,进而影响他们的投票意愿。

举例而言,在国民党初选结束后,旋即传出韩阵营透过中间人传话,提出“郭韩配,王金平担任监察院长”的整合构想;但王金平对此极为不悦,因此一怒取消与韩国瑜的火锅会。此事未必是真,却符合国民党向来的权位运作想像。重点不在王金平是否适合出任监察院长,重点在距离大选还有半年,谁敢这么大胆进行政治交易?如此粗鄙的交易手法如果是真,王金平不悦也就罢了,听在一般民众耳里,如何能不感到反胃:大选八字都还没一撇,你们就开始分配职位了?如此一来,这票还投得下去吗?

再如,在全代会提名韩国瑜参选总统后,国民党内随即有人建议:由主席吴敦义名列不分区立委第一名。其弦外之音是,明年大选后国民党一旦成为国会最大党,吴敦义将可以不分区首位顺势出任立法院长。这样的想法,显然是党内一些逢迎者想要示好吴敦义,再则,或认为这样的安排有助于让吴主席更积极投入辅选。问题在,这种预设权力交换的安排都是政坛陋习,既不合民主期待,也不符民主精神。而如果传闻层出不穷,更将暴露政党的徇私及贪得,绝对无助于大选的加分。

在“郭王配”的动向玄虚不定之际,洪秀柱毅然宣布南下转战艰困地区,这种“只谈付出、不问回报”的作法,才是真正能激励同志、打动人心的正义之师。国民党半年多来的初选纷扰,走到这一刻,就算对内仍未止血,对外至少已告止跌。循此逻辑,吴敦义若真想扮演帮国民党收复江山的英雄,他应该做的,是把自己放在不分区立委提名第十五名之后,如此,才能激励选民努力把最多的蓝军候选人送进国会。

蓝营若尽举党之力都无法劝阻郭王出走,那么,要减少己方损伤最好的办法,就是积极回应民意,赢取他们的尊重,让选民知道对手缺乏正当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