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评估台湾大选

自两岸分隔70年以来,美国在台利益既深且久,基本核心就是美国东亚地区的战略利益,即使40年前终止外交承认,仍制订《台湾关系法》,维系双方强劲的纽带。从过去围堵共产势力扩张,到今日应对中国大陆迅速崛起,“维持台湾亲美”持续为美国战略部署的关键环节。

过去当台海情势紧张或两岸关系停顿,两岸“主战场在华府,不在台海”,因而对台湾而言,自然形成“稳华府则台海可保,失华府则不战而危”的战略优先顺序。现今由于两岸关系转恶的拐点提前到来,中国大陆因强国梦而敢于亮剑,美国亟欲固守国际霸权秩序,值此台湾大选将至之刻,中、美长期对抗竞争下的阶段性“主战场由华府转向台海”。

台湾总统大选时间的迫近,香港局势随时可能的突变,中、美两强把较劲比划的擂台暂时搬到台湾,我们虽处被动而无力拒止,但是否主动选边参战,乃国之大事,形同死生存亡的抉择,不可不察。

从1996年台湾总统直选,“大陆很讨厌的候选人,未必落选;美国不属意的候选人,要选赢却也不容易”是台湾选举经验中,未经多方科学论证,却是许多政治观察家可以心领神会的一种描述。

大陆文攻武吓台湾大选,1996年试射飞弹,2000年朱镕基厉声警告台湾选民,如今网路时代又有指称操作社群网站、收买媒体之举。美国在2004年“两颗子弹”疑云重重时,快速电贺陈水扁连任;2012年美国官员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不信任蔡英文。大陆和美国的学者、媒体加码演出,更是不可胜数,要说从不“干预”台湾总统选举,民众大概也不相信。

相较于以往,当今的美国已经从不同镜头观看台湾。过去的“拥抱猫熊派”趋向与“屠龙派”合流,更专注如何“抗中反中”,因此不只国会、行政部门的挺台作为愈显公开,也因此对台形成更强选边、站队的压力。

探讨美国如何评估台湾总统选举,必先要谨慎思辨何谓“美方”:特朗普个人对台湾的视角,或从属于他最关切的美中贸易战格局之下,或回应国会山庄友台势力的诉求,抑或是因无暇而基本放任国安团队中层官员,彼此横向联系处理对台事务?

曾在《华盛顿邮报》发表致特朗普总统联名公开信,呼吁“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的超过百位美国政学菁英,反映出的是美方观点,抑或是也发表公开信,指控中共在全球扩张霸权,敦促特朗普“坚持对抗共产中国的路线”的另外百余名人士,才能代表美方呢?

在当前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原则下,美国自然期待台湾选出的下一任总统会采行符合、甚至增进美国利益的政策。无论是和缓的“期待”或是不太修饰的“关切”,应该有下列重点:台湾将否进行“政策再平衡”,转而寻求在北京与华府之间的等距;对于近年美国与台湾协力,如“全球合作暨训练架构”等印太区域相关计划是否延续;台湾已向美国提出的军购项目将否反悔,或无法编列足够预算;美国五角大厦赞赏的“整体防卫构想”建军方向,能否持续坚持等。

美国一方面希望台湾能与“印太战略”保持高度一致,在整体友台、助台的政策方向下,站稳“拒中抗中”的位置,但另一方面也会极为审慎地评估,台湾会不会因选情激烈,而利用大陆对台强硬政策“捡到枪”,对港采取严厉措施“捡到炮”,“反中仇中”反过头,进而引爆台海危机。毕竟,台湾的下一代兵力建置、常备部队的即战力、后备动员的重整、招募兵源的困境,真的尚不足以支撑应对骤然跃升的战争风险。

台湾自总统直选以来的23年,历经3度政党轮替,无论蓝绿,没有一个政府不亲美,没有一项对美军购不争取,没有一位总统没说过“现在是台美关系最好的时候”,不是吗?

美国评估台湾大选,其实不需要落在“亲美”或“亲中”的光谱移位之中,而是要算计因两岸关系拐点来得过早,而现已形成台海局势相当紧绷的情况,如果再持续4年的对抗或恶化,是否最终损及美国的战略利益。

(作者黄介正,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