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三一游行被落闸 和解与改革需上路

字体大小:

01观点

民阵的831游行申请失败,周五(8月30日)宣布取消,一些人或许将这次游行被否决视之为打击。然而,我们必须谨记游行示威只是手段,社会和解及彻底改革方为目的。

民阵向来是“和理非”的大台,其于8月18日的维园集会也证明,示威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进行。然而,8月24日及25日的观塘、荃湾游行均发生暴力冲突,警方因此担心831示威会引发暴力事件,实有其理据。

没有人会天真地以为市民因此就不去“行街”(上街行走),但正考虑是否“行街”的“和理非”应该同时质问,这种故意违反法律的行为是否应该成为社会常态。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它在过去很长时间一直保护着香港人的生活方式。试想,香港当年黑社会横行,大圈仔到处抢金铺,如果不是有法治作后盾,如何压制甚至铲除这些恶势力?当年香港警察贪污盛行,如果不是用多年彻底的惩治,又如何拥有廉洁城市的美誉?

这些光环都不是随手捡来的,更不是用钱买的,而是因为整个社会有了共识、多年共同努力而获得。也正因为这样,香港今天成为我们很想保护的家。这种常年积累的成果不可能在一瞬间被否定,但大家也不能够以为它是金刚不坏之身,承受得起无尽的消耗。经历了接近三个月的街头抗争,社会是时候自我提醒,游行示威只是手段,并非运动的目的,更不能无休止发生。即使一时一地的游行被禁止,大家求变之心亦不会轻易消失。

社会运动的目的不应该是斗垮政府,也非摧毁警队,这样做只是有破坏而没建设。古今中外社运都有或多或少的光环,因为其目标是推动社会进步,知弃旧更懂立新。纯粹为了发泄而制造冲突,不会得到社会认同。几乎所有人都看到当前的香港是如何千疮百孔,正如富商李嘉诚所形容,年轻人的声音已经“震耳欲聋”,问题是谁愿务实地寻求出路,有力有序地推动整全改革?

《香港01》倡议政府(指港府,下同)审时度势,成立“冲突检讨委员会”、“深层次改革委员会”及“特赦与和解委员会”,就是希望对这种“震耳欲聋”的巨响做出回应。政府应即时宣布依《调查委员会条例》成立“冲突检讨委员会”,详查政府在处理这次修例过程中的错误,为什么警民冲突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其成因及双方责任,以此正面回应民意,为重建政府与社会、警民互信创造基础。社会气氛相对缓和之后,政府应尽快成立“深层次改革委员会”,着手推动及落实各项根治深层次结构矛盾的改革,涵盖经济、政治、社会治理等多方面。最后特首可在适当时候成立“特赦与和解委员会”,在完成被捕者的司法程序后,以社会复和为大原则赦免部分罪行较轻人士的刑罚,让市民放下心中的纠结,轻装上阵,为社会下一阶段的发展提供动能。

民间所谓的“政治问题,政治解决”就是大家化解今天困局的最佳注脚。这里所说的“政治”取其广义,意指社会结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政府的社会治理责任,经济改革及公平分配等社会和谐基础。即使雷厉执法及检控,甚至颁布《紧急法》,都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甚至可能衍生更恶劣的副作用。归根究柢,政府须果断而积极地推展和解及改革工作,让香港重生。至于市民,要做的是巩固“和理非”的社会主流角色,让暴力停止,让法治重新成为香港的荣耀,通过积极的动作逼迫政府启动全面而深入的改革,确保香港人不会再一次失望,而是在这座城市里重新上路,为自己和家人创造更理想的社会环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