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博尔顿被炒更令人不安的事

作者:卢中平

美国反中大将、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无预警“被请辞”,主因在委内瑞拉、朝鲜、伊朗及阿富汗等外交政策上与特朗普总统唱反调,与美中关系没直接牵连,但台湾却是丧失了40年来美国政府中最坚定的支持力量,在未来美中长期对抗竞争态势下,台湾回旋运作空间更遭压缩,注定成为两大强权角力的棋子。

博尔顿在美国政坛及外交圈可说是异类,从不掩饰好战的鹰派色彩。他公然支持台湾的立场及论调也是前所未有,主张台湾具有完整国家地位,有资格参与联合国,成为会员国。在去年春天被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前3个月,他还扬言美军应驻扎台湾,即使出任首席国安顾问后,也丝毫没有降低支持台湾的声量。

5月,他又与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在华府会面,更被视为台美关系重大突破与提升。博尔顿也支持出售台湾武器,强化双边安全合作关系,共同反制中国大陆扩张,今年美国出售台湾M1A2坦克及F-16V两项重要武器系统,他都扮演了重要角色。

特朗普政府的国安外交战略做了重大修正,优先要务从“反恐”转变为“强权竞争”,其中俄罗斯代表了严重的短期威胁,而中国大陆则是涵盖军事、经济、科技及意识形态层面的长期竞争。美国国安外交决策官员从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国安顾问、贸易谈判代表都是亲一色反中大将组成。但美国长期建立的制度化、由上而下、充分协调的决策体系在特朗普领导之下渐形瓦解,特朗普偏好强人政治,但个性冲动、浮躁,容易误判,博尔顿意识形态僵硬,也容易误判,双方冲突难以避免。博尔顿下台严格来讲,并不令人意外,但暴露出来的决策过程缺失令人忧虑。

在美中关系上也浮现很多问题,美国虽然已将双边关系定调为强权长期对抗,也策定了“印太战略”,但缺乏具体的策略、目标与解决方案。中美贸易战就是明显例证,到目前为止,不但两败俱伤,现在想清理战场,双方要能光荣撤兵都有困难。为了连任与防止经济衰退的特朗普如要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必须要在华为问题上妥协,如此又将面对来自如民主党的内部强大压力,陷入两难,不过,博尔顿的离开似乎搬开一块绊脚石。

台湾无论是国民党或民进党执政,都一贯亲美,但民进党基于意识形态及维护政权考量,采取“亲美反中”立场,豪赌一场,现实是美国并未取得绝对优势,胜负难料。

美国全面对抗中国的战略不会因一个人的变动而改变,但坚强支持者突然离开白宫对台湾绝非好消息,更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的特征就是善变、不可预测,自认为能周旋在两强之间的民进党政府显然误判形势与决策错误,而后果却要由人民承担。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