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油源...亚洲国家警觉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上周末遇袭导致产量腰斩事件,持续在亚洲激起涟漪效应,使深深仰赖沙国供油的亚洲国家考虑分散油源,并准备提炼粘度和比重较高的重质原油。

由于从中东运油至亚洲海运路线很长,沙国供油短缺影响快则数日、慢则数周后才会浮现。但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市场紧绷的初步迹象已开始显现,例如沙国已通知印度和中国买方说,运给他们的轻级原油将低于订购量,改供应较重级的原油。

沙国东部产油重镇的石油设施遇袭,油产量腰斩,影响近6%的全球产出。尽管沙国官员表示,中断的石油生产将在16日结束前恢复约三分之一,当天布仑特原油11月期货价格仍飙涨15%,创下至少3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纪录。该期货17日收跌6.5%,18日盘中再跌约1%。

对依赖石油进口的亚洲国家而言,沙国供油减少的冲击特别大,尤其过去一年来亚洲已降低对伊朗、委内瑞拉石油的倚赖,以免违反华府对这两国的制裁令。

麻省理工学院(AIT)经济复杂性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中国、日本和韩国2017年分别是世界第一、第四和第五大原油进口国;另据爱丁堡能源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资料,亚洲国家合计买下约72%的沙国出口原油,折合每日500万桶左右。日本、中国、韩国和印度都名列沙国前五大石油出口市场。

日本对1970年代石油危机记忆犹新,已预存超过230天供应量的石油储备,但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目前市场供应充沛”,暂时不需释出紧急储备。

中、印库存量没那么多,可能更仰赖沙国本身的石油储备,或另寻油源。这也再次凸显亚洲对中东石油依赖过度的问题,须提高库存和分散供应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