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论文五大疑点 光提告无法释疑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文章称,台湾总统蔡英文的博士论文近数月来受到质疑,连带使她是否拥有博士学位也受到关注。一个总统是否拥有博士学位,原非检验其是否适任的重要判准,何况蔡英文已快完成一届的总统任期。问题在,蔡英文曾在大学任教,又自夸其论文深受口试委员激赏,决定给她“一点五个”博士学位。在这种情况下,博士论文及学位的真伪,即关系她身为总统及教授的诚信甚钜,没有含糊以对的空间。

最近接连有两名博士亲赴伦敦政经学院查阅蔡英文当年的论文,一位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台裔经济系教授林环墙,一位是旅居牛津的经济史博士徐永泰。两人均发现,蔡英文留存该校的论文有装钉太新、缺页、留有许多手改痕迹等不寻常情况,且借阅规定极为严苛,迥异于一般论文的公开透明。尽管蔡英文已对质疑此事的林环墙教授和台大教授贺德芬提出告诉,但论文疑云越卷越大,已让伦敦政经学院穷于解释。蔡英文若无法一一澄清,将使民众对其诚信留下问号。

综括外界所提出的种种质疑,蔡英文的博士论文至少有五大疑点亟待厘清。第一,取得博士的期程奇短:根据蔡英文提供的学生纪录,她于1980到1982年间在伦敦政经学院修习法学硕士;然后,自1982年到1984年短短两年即取得该校博士学位,这较一般文法科系的博士修习年限短了许多,除非她念的不是正规学程。以马英九为例,其哈佛博士学位花了五年时间取得,比较像正常的修习年限。

第二,这本一度遍寻不获的论文为何直至近期才补交:伦敦政经学院图书馆目前存有的蔡英文博士论文,是今年6月28日提交,因此装订极新;且直到7月13日,论文才进入该图书馆的数位检索系统。可能的原因是,蔡英文博士论文“失踪”的问题在今年6月遭独派名嘴质疑,她因而紧急委人向校方提送论文;由于并非原件,才会每页均残留明显的传真或摄影之阴影,甚至第一章的五到十页均告缺页。为什么35年后,出现一本不是35年前原版的论文?

第三,何以指导教授的名字讳莫如深:蔡英文的指导教授之一为Micheal Elliott,另两名指导者则因不明原因不准公开,这是极令人难以理解的事。Micheal Elliott毕业于牛津大学,有无博士学位不详,但在伦敦政经学院任教期间也只是一名年仅卅多岁的讲师,为何能在短短期间指导蔡英文写完论文?尤其,在蔡英文毕业之同年,他即离开教职,到《经济学人》杂志去担任新闻记者。遗憾的是,他已于2016年因病去世,无法再为蔡英文的博士学位作证。

第四,蔡英文的论文为何充满手改痕迹并缺页:博士论文通常有严格的内容及格式规范,且需呈交数份正式版本供校方及教授留存,否则不会被校方接受。但是,蔡英文新近提交给伦敦政经学院的论文,却充满手改痕迹、错误拼字及页数缺损。难道说,当年通过口试后迟未交出的论文,在毕业卅五年后,仍未完成正式版本的校订?

第五,蔡英文回台后先后在政大及东吴任教,两校难道都未留存其论文和毕业证书影本:蔡英文返台后进入政大法律系任教六年,后转任东吴大学,依理都应该要提交论文及毕业证书供校系审查。这两校只要翻阅一下档案库,即不难找出其博士论文,供各界释疑;但为何各方要千里迢迢赴英国寻找真相?此外,根据联合报联合知识库的资料,蔡英文在1983年10月20日刊在联合报二版的《从我彩视机输美谈反倾销税》文章,署名为“伦敦政经学院国际经济法博士”,这比她正式取得博士又早了近半年。

以蔡政府“卡管”的标准,上述五大疑点,每一点都让人疑惑不解。蔡英文的论文为何迟到35年才以奇怪的形式回到母校,台湾人民都想知道;试问,政大或东吴能代为释疑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